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韓國 大媽,新手必看

“大头,可以帮嫂子一个忙吗?”蹲在地上,正拿着棍子戳蚂蚁的赵大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赵大头晃了晃脑子,吸溜一声,把流出来半截的鼻涕又吸了回去,然后转过身子,看着不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女人,呐呐的说道:“嫂子,要干……干啥呀?”王雪看了看一脸茫然,浑身都脏兮兮的小叔子,脸上却也没表现出什么厌恶的神色。

  她早已经习惯了。

  “你……你帮嫂子拿着这个奶瓶好不?嫂子双手空不出来,不好挤……”王雪白嫩俏丽的脸上,一下泛出了红晕。

  尽管之前也让赵大头帮她这么做过,可那时候都是在晚上黑灯瞎火下进行的。

  而现在是白天!“好哇好哇,吃奶奶……大头可以吃嫂子奶奶了!”赵大头一听到王雪的要求,立马将手里戳蚂蚁的棍子丢了,朝王雪走去。

  他混沌的脑子里,依稀记得,每天晚上嫂子都会让他帮忙拿着奶瓶。

  而在赵大头好奇心之下,他也学着小侄女那样,拿着奶瓶嘬了一口,从此便爱上了那样的滋味。

  在赵大头心里,奶瓶里好像装的不是奶水,而是天底下最甘甜的东西!“大头……别说了!”王雪羞红的脸都快埋到胸口去了。

  赵大头嘿嘿一笑,只觉得这样子的嫂子,看着让人心慌慌的。

  他一手接过王雪手中的奶瓶,然后熟稔的将奶瓶扭开盖子,将奶瓶头对着王雪的胸口。

  “嫂子,挤……快挤!”赵大头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之前在晚上,王雪也是一直这么当着他的面挤奶的。

  “嗯……别(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急,让嫂子先把小丫放床上去。

  ”王雪说着,起身将怀里还没满岁的女儿,放在一旁的摇篮床里。

  “哇哇——”可小丫头刚被放在摇篮里,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哭了起来。

  王雪不得不又立马把她抱在怀里。

  看到王小丫还在哭,想了想,王雪干脆直接解开了自己白色的寸衫扣子……顿时间,赵大头眼里只有那雪白细腻的柔软!上面还有溢出来的奶水!还不等赵大头看个仔细,赵小丫那小丫头直接张嘴一咬,便挡住了。

  小家伙吃到了奶,一下又不哭了。

  “嘤嗯……”被女儿嘴巴咬着,加上赵大头一直盯着看,王雪脸上不由得更加红润了起来,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句。

  一想到眼前这一切都被小叔子看光了,王雪心里一下涌现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大头……别看了!”王雪扭了一下腰,说道。

  可这一扭腰,赵小丫嘴里的奶源就直接被甩了出去。

  而且还有一丝奶水,直接甩到了他的嘴边……这一下,赵大头眼睛都看直了!“嫂子,挤……挤奶!快挤奶!”赵大头盯着王雪袒露出来的雪白,面红耳赤的说道。

  他现在浑身难受的很,心也跟着慌慌的。

  只可惜,王雪立马又将头塞进了赵小丫的小嘴里。

  “大头,小丫在喝呢,嫂子不好挤……”王雪知道,小叔子估计是想起了之前喝奶的感觉了。

  这时候的赵大头,在王雪眼中,就像个和赵小丫一起争奶吃的小孩子似的,让得王雪一时间母爱泛滥。

  就在这时,赵大头突然伸出了舌头,在嘴边绕了一圈。

  将刚才那滴被甩在他嘴边的奶水,舔进了嘴里。

  这一幕,落在王雪眼中,顿时让她感觉自己的身子一下像是被烧着了一样,嘴里轻哼了一声。

  “大头……嫂子给你挤另一边的奶水,好不好?”王雪刚说完这句话,顿时就有点后悔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赵大头炙热的眼神,到嘴边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好哇好哇!大头要喝奶奶……”赵大头不断点头,脸上露出傻傻的笑容。

  王雪轻叹了一声,又伸手将衬衫扣子解了几颗扣子。

  这一下,整个衬衫已经完全向两边袒露开了。

  而为了带孩子喂奶更方便,王雪的衬衫里面并没有穿文胸。

  如今披露开来的衬衫,隐隐露出了一大片的春光。

  赵大头瞪着大眼睛,鼻息间呼出粗重的呼吸声,直愣愣的看着王雪胸前的雪白。

  “奶……嫂子,奶!”说着,赵大头又将手里拧开了的奶瓶凑了上去。

  这一凑上去,赵大头的双手直接拨开了王雪的衬衫,粗糙的手指一下触摸到了王雪胸前的柔嫩肌肤。

  “啊……嗯嘤……大头!不要,让嫂子自己来……”感受到胸前被小叔子的手指挤压着,王雪身子一颤,绷得紧紧的。

  她咬着玉唇,俏脸发红,吐气如兰的说道。

  可是王雪右手要抱着赵小丫喂奶,只能勉强空出一只手出来。

  挤了半天,也没挤出多少奶水出来,倒是奶水越来越涨了。

  这边拿着奶瓶一直对着源头的赵大头,早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嫂子,快!大头帮你!”说完,赵大头顿时空出一只手来,一把拨开了王雪身上的衬衫,直接握住了那里,学着王雪之前的动作开始挤压起来。

  顿时间,奶水源源不断的进到了奶瓶里。

  “哈哈哈!嫂子,你看,出来了!”赵大头看到面前的这幅场景,一下兴奋起来。

  只是王雪这会儿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回答赵大头的话了。

  此刻赵大头的双手好似有一股魔力一样,让得王雪浑身都没了力气。

  而偏偏往日晚上才会涨的奶水,这次白天就开始涨起来了。

  赵大头挤了这么久,好像还一直有奶水出来。

  “啊……大头,好了吗?嫂子好难受……”王雪咬着嘴,俏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她也不知道,怎么今天自己的奶水一下这么多了。

  赵大头瞪着大眼睛看着手里的奶瓶,一点点被白白的奶水装满。

  

说着指了指陈正的下面,讳莫如深的笑了笑:“你不也是长大了。

  ”说完不动声色的笑着,陈正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装作不懂,手刚要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还没开口,听见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听声音是嫂子。

  陈正担心会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急忙推开房间的门,跑了出去。

  林子惠老远就看到陈正疯疯张张的跑了出来,还估摸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随后就看见刘玉芳从外面出来,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冲她摆摆手:“嫂子,阿正想洗澡了。

  ”“洗澡?”林子惠转过头看着陈正,等走近才发现这个家伙的衣服全部弄湿,想起刘玉芳刚才说的话,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皱眉一把揪住陈正的耳朵,忍不住责备,“你现在真是胆子大了。

  ”“居然敢在人家的家里洗澡。

  ”林子惠气急,说话语气重了几分,虽然说平时也没少闯祸,可也不敢到别人家去洗澡。

  得亏是从小玩到大的刘玉芳,若是让别的人看见,还不得打死。

  “嫂子,我错了。

  ”陈正不停地求饶,这不过就是偷看她洗澡罢了,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女人抓住把柄,治了他。

  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刘玉芳的手段如此高明。

  两个人打打闹闹着回了家,林子惠原本打算让他饿着肚子,可是看到陈正委屈的模样,心软了下来:“要吃什么?”“嫂子,我想吃炸酱面。

  ”陈正一喜,巴结着靠在林子惠的肩膀上,十分可爱。

  林子惠无奈的摇摇头,脚步却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放在陈正的房子里,然后往里屋走去。

  小宝还没有睡着,林子惠将他抱在怀里,斜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嘴里哼唱着摇篮曲,眼睛微眯着,快要睡着的样子。

  陈正吃了饭,一想到下午的场景,便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睡不着,小心翼翼的走到里屋,看到嫂子瞌睡的不行,却还要哄小宝睡觉,不由得有些心疼,上前将怀里的小宝刚抱出来,还没挪开一步,原本闭着眼的女人睁开眼。

  看到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顺手将陈正拉到炕边坐下,并未将孩子抱住,只是打了个呵欠道:“怎么还没睡?”“我想跟嫂子睡。

  ”灯光下陈正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林子惠怔了怔,很快回过神,想起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摇摇头道,“听话,去你自己的屋里睡。

  ”不管当初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开始抵触陈正。

  不光是将他当成傻子,更多的是一个男人来看待。

  陈正当时一听就不高兴,趴在林子惠的身上不肯起来:“我不管。

  ”“你说你。

  ”林子惠颇为无奈的看着陈正爬到自己的床上,盖了被子闭着眼睡觉,突然不忍心再说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多想,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然后躺在陈正的边上,望着头顶的木头发呆。

  这些年虽然有陈伟在外面打工挣钱,可除了陈正的费用,还有孩子的费用之外,他们压根就存不了多少钱,眼看着外出打工的每家每户,基本上都盖了楼房,而他们还是过去的样子,林子惠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

  再想想刘玉芳那天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心动,只要她努力,在城里应该也能挣钱。

  等家里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她就不用离开家里务工了。

  听刘玉芳说服装厂现在招人,如果她去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次日,陈正一大清早就看见嫂子将小宝的东西收拾着,心里有些疑惑,揉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嫂子:“嫂子,你去哪儿?”“听话,你乖乖在家坐着,嫂子把小宝送到娘家回来就给你做饭。

  ”林子惠温柔的说着,不等陈正有所反应,已经抱着小宝离开。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从嫂子听完刘玉芳说的话之后,心思就一直没有变过,如今这么急忙的送小宝回娘家,除了进城打工,还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等嫂子将小宝送回家的当天下午,嫂子便带着陈正进城。

  因为有刘玉芳的帮忙,少走了不少弯路,刘玉芳安排林子惠去她所说的服装厂上班,待遇也算可以,将林子惠安排到裁缝区。

  陈正记得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缝缝补补,所以他并不担心嫂子会有什么问题,反倒是自己,因为装傻的原因,只能待在家里。

  想到这儿,心里多少有了一点点的愧疚感,陈正从最开始的帮嫂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到后面的接林子惠下班,已经变成了习惯。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陈正发现有件事变得很奇怪,以往不在乎打扮的嫂子,开始对自己的穿着有了讲究,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开始化妆,俨然第二个刘玉芳。

  陈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坐在狗尾巴草上,等嫂子下班的时候,却发现嫂子后面有人跟着。

  陈正不知道跟在后面的男人是谁,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猥琐的表情的时候,心里突然觉得很烦躁,上前直接挡在两个人的面前,不满的看着那个男人:“嫂子,他是谁?”“你又是谁?”男人似乎没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对林子惠存有幻想,看样子,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风韵犹存不说,最重要的是听话。

  “李总,他是我的小叔子,脑子有点问题。

  ”林子惠解释着指了指脑袋,李斌听罢,不由得嗤笑一声,搂住林子惠的肩膀,色眯嘻嘻的看着林子惠起伏的胸部,“你结婚了?”“是。

  ”林子惠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准备从李斌的怀里出来的时候,却被他更加用力的搂住腰,“我就喜欢结婚的。

  ”比起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他更喜欢这种少妇,打着打工的幌子,在外面勾三搭四,最主要的是她们好对付,只需要一点钱就能打发掉。

  比起那些刚踏入社会的纯情小处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陈正一看当时就炸了,愤怒的扑过去,走到他们二人的面前准备动手,看见嫂子的脸的那一瞬间停下,低着头,紧握双拳。

  他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会给嫂子惹上麻烦的。

  林子惠看了眼面前的阿正,皱了皱眉,从李斌的怀里出来,一张脸绯红,尴尬的看看李斌:“阿正已经来接我了,所以不用麻烦李总你送我了。

  ”说着转身牵着陈正的手准备离开,却被李斌叫住:“等等。

  ”陈正心里一紧,一想到那个家伙刚才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不好打交道,他还是要尽快想办法带嫂子离开这儿。

  “李总还有事吗?”林子惠转过身微笑着看着李斌,眉眼处已经有了不耐烦。

  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发福的男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

  “这样吧。

  ”李斌笑了笑,走到陈正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真的挺壮实的,在厂里打个杂也不是不可以。

  况且有了这个傻子,他就不用担心林子惠造反。

  “厂里正好有个打杂的空位,我看你这个小叔子身体素质不错,要不来试试?”林子惠一听,眼睛亮了亮,随后转过头看向陈正:“你愿意吗?”毕竟陈正是个傻子,林子惠担心他会被别人欺负,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小到大陈正的所有事情都是她处理的,现在让他单独处理自己的事情,跟外人打交道,会不会受伤?陈正看着嫂子的脸,一脸欣喜的点点头:“我愿意。

  ”想当初嫂子带他来这里打工,不就是因为想要改善家里的情况,如今他已经恢复神智,留在厂里不仅能挣钱还能保护嫂子,何乐不为。

  “那就行。

  ”嫂子点点头,对着李斌千恩万谢,准备离开,临了上公交车的时候被李斌拉住,陈正还没有反应过来,嫂子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包装盒,李斌嘴里叼着烟,笑的无害。

  陈正现在才明白,这几天嫂子为什么会有钱买衣服,原来是这个家伙送的。

  不过陈正也不傻,这个男人肯定是对嫂子有所图,才会无事献殷勤。

  一路上嫂子(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都没有说话,陈正几次想跟她开口,看到嫂子愁容满面的脸,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就这么安静的陪着嫂子回家。

  出租屋离嫂子上班的地方不算太远,因为服装厂就在郊区,周围的出租屋也不算很高,嫂子租了两间平房,里面除了简易的木床之外,然后就是两床被子,再无其他。

  然后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特地去外面买了不少必需品回来,现在住着也算是有了家的样子。

  等到了目的地,嫂子指着不远处的湖,笑笑:“阿正,今晚嫂子给你做鱼吃,好吗?”“好。

  ”阿正憨厚的点点头只当不知发生了什么,原本到城里来的时候,身上的积蓄已经花的不少,加上置办必需品,身上几乎没有多少钱,所以嫂子接受李斌的衣服,他能理解,而他接受李斌的工作,心里也很清楚。

  所谓的做鱼不过是为了给穷的揭不开锅,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果然,嫂子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便往不远处的湖走去,不算很大,顶多就是个水坑,里面的水货也不多,因为周围有不少的水稻,鱼算可以,陈正本想帮嫂子一起,却被林子惠拒绝。

  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一动不动,林子惠回到出租屋的时候陈正已经睡着,半趴在破旧的椅子上,头朝下,屋子里黑漆漆的,看着十分可怜。

  林子惠心中忍不住一阵心疼,走过去替他盖被子的时候,陈正醒来,看到嫂子温柔的侧颜,一时愣了神,半晌才反应过来,起身握住嫂子的手:“嫂子,回来了?”“嗯。

  ”林子惠点点头,贴心的将陈正额头上的汗擦干净,然后往厨房过去,说是厨房,不过是在两个房子相隔的地方搭了个简易的灶台,只是几个碗筷,加上调料品。

  陈正看着嫂子忙碌的样子,第一次感觉到心疼,发誓要努力让嫂子过上好日子。

  次日,陈正跟着林子惠去了工厂,虽说两个人在同一个厂里面上班,不过缝纫区离陈正还是比较远的,一天下来,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见到林子惠之外,再没有见过。

  陈正担心林子惠会受什么委屈,下了班便去上次的地方等她,果然,老远就看见李斌对嫂子动手动脚,陈正气的不轻,跑上前直接拉住林子惠的手:“嫂子,我们走。

  ”“呦,你这个傻子还挺护短的嘛。

  ”李斌嘲讽的笑着看向林子惠,不过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有什么害怕的。

  说着,将手搭在林子惠的肩上,不顾林子惠的拒绝,态度强硬:“说好的今天晚上请我吃饭,怎么,想反悔了?”“不是这样的。

  ”林子惠连连摇头道,“就是我这两天手头有点紧张,可能……”这李斌虽然说只是个会计,可也不能轻易得罪,上次因为他将陈正安排到了厂里,林子惠出于客气,就随口说了句请他吃饭的话,没想到被这个男人记在心里。

  今天上班一整天的时间,就跟在林子惠的屁股后面,像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你放心,我不挑食。

  ”李斌色眯眯的说完,不顾林子惠的拒绝,强制性的拉着林子惠往他的车上去,陈正当时看到直接急了,顾不得装模作样,将林子惠一把从李斌的手里拉出来护在身后,装作要打人的模样。

  李斌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的鄙夷更甚,挑衅的看着陈正:“怎么,你这个傻子想干什么?”在这个厂里,还没有那个人敢有担心对他动手动脚的。

  “李总,你别生气。

  ”林子惠打了圆场道,“阿正脑子不好使,你别介意。

  ”“我是可以不介意。

  ”李斌冷笑道,“那你不觉得应该对我有点补偿?”“可是我刚到厂里上班,真的没有钱请你吃饭。

  ”林子惠一脸为难,从村里带回来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还要给小宝存一点钱,他们两个人现在吃饭都成问题,怎么会有闲钱请别人吃饭。

  “没事。

  ”李斌直接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钞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当是请我吃饭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还想拒绝,看到李斌不耐烦的眼,话到嘴边咽了下去,认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车。

  

秦茉莉的眼睛红红的,她说刚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把洗手液弄进眼睛里了。

  口塞黄少天 这尼玛只有吃货才会认为吃饭是人生第一大事吧!还有,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你说得这么严重真的好吗……老师好!毕方是被九尾狐送来的,不然以他的路痴程度估计晃荡一天也找不到学校。

  我不知他是什么心境的变化,骗完钱居然还这么淡定地和被害人(我)闲聊。

  瓶邪r18车道具我擦嘞,我不会是点错了吧。

  而神器所在地,就是之前的旧校舍。

  ??看来来自学生的举报没有错误啊?!能够在一起对我我们而言,就是一种满足。

  口塞黄少天那餐厅我定,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和我说。

  少来,鸢那边我会想办法的,你放心,我拉起缘,走吧,我们走。

  我不禁脱口而出。

  傅寒芹的脸上一下子就红了,本来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凌熠辰坐在旁边,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他每次亲她的时候。

  口塞黄少天就算在周家也只有过年时,也是用杂面给白面一起和的。

  林逸斐查看了严雯的伤势后向叶海说明了下情况。

  你……把这些东西都带在身上不觉得很累吗?等等……你不是也是圣斯蒂安的学生吗?不穿校服可以的吗?云枫两手端着小吃,大笑着大摇大摆地走在小吃街里。

  华灯已灭,更漏声声,我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反锁了,再挂好了镔铁链条,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回头坐在床沿,只留了一站床头壁灯,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确定应该是无人窥伺之后,才将之前师傅临别时交给我的那个黑布包裹拿到了灯下,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

  先排除我们「中立派」,现在「恶魔派」和「魔法师派」的共同敌人是「死神派」。

  哇哇哇,老王你回来了……他在拖时间,赌那微乎其微的变数。

  瓶邪r18车道具自己也打了一个哈欠后,洛娅自己(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的眼皮已经在打架了,又过了不就,小指拉着我的小指就睡着了。

  我吞了吞口水,腿上传来痒痒的感觉。

  口塞黄少天离开楼梯间的一瞬间,他入眼就看到了那颗已经金黄密布的梧桐树。

  血舞也对身边的队员说道:浓烟升起,香气扑鼻,他看着平静的海面,时不时抓起木棍翻转。

  诶诶诶,醒醒,口水都流一地了。

  而且即使求到了,我又能跟您开价多少?开得太多我的职业操守会让我感到罪恶感,开的少了,我又血本无归。

  愣着干啥?快给她倒上! 可耻!这时的易离才注意到慕容秋姬手上也有着一个跟他的一模一样的手环正同样闪着电光。

  两条蛇嘶吼着,翅膀朝身后一闪,一道空间门突然被打开。

  嗯…嗯,你怎么也才出门?

  夜幕降临,暴雨如注,她还没回来,被路灯打照的泊油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时间慢慢将等待变成煎熬,这么晚了,她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个老男人。

  想到这,我心如火烧,有几分不知所措,而此时,她的手机已呈关机状态……  公司的产品这阵子销量直线下滑,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导致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

  为了生存,我决定让老吴入股,可在股份上,我和他有点分歧。

  他狮子大开口,想借此机会占用五成股份,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江山,岂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见我一筹莫展,她央求一试,她扬着脖子,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样子,说:我们女人谈生意,说不定马到成功。

  她嫁给我时,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当年和我一起创业,没少受苦。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了,却不想如今还要她帮我谈判。

    一夜无眠,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我便出了门,去寻她。

  她的电话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开机的,发来短信,只有两字:搞定。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心里一阵狂喜,只是转念有些疑惑,她是怎么让那个一毛不拔小气吧啦的男人同意接受三成股份的?回到家,她已睡了。

  老吴的资金犹如雪中送炭,拯救了我的公司。

  不出两月,公司财政稳定了下来,很快,产品受到了市场的肯定。

  随着产品受到市场的肯定,她和老吴之间的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至今我都无法相信她背叛了我。

    那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去茶水吧打水的时候,撞见老吴那只肥厚的手,朝着她的臀部一拍,那声音清脆得令我心惊肉跳。

    她扭捏了几下,想绕开他的手,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那一刻我感觉她像一个瓷娃娃,随时都可能会碎在他那张钳子一般的手里。

  他旁若无人一般,朝着她的胸又是盈盈一握。

  她的脸,面若桃色,声音酥软:死鬼,别这样,在公司让人看见可不好。

    他有几分不舍的松了手,打了一杯咖啡,凑到她耳边说道:晚上八点,老地方见,睡都睡了,还害什么羞呀。

  声音虽小,却字字入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才清清楚楚的明白,原来他们早已做了苟且之事。

  老吴转身就撞见我在身后,顿时脸就黑了,端着一杯咖啡,灰溜溜的进了办公室。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我将她拖进我的办公室,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低吼道:你自己解释。

  她看了我一眼,良久才说道:我跟他没什么的,就那次下雨天和他谈判,他说要让点利益给他,为了咱们的公司,我就从来他了……我没想到他会一直骚扰我,我怕你发现,又怕别人看见,所以只好跟他周旋……  周旋?用我对你的爱和他周旋?为了咱们公司?我苦笑着反问道,心里的愤怒陡然窜到头顶,我指着她呵斥说道:也就我,傻蛋!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整天傻愣傻愣的地(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帮人家挣钱!她明媚的眸子,被眼泪淹没,悔不当初,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她,我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

  当时是我允许她替我去谈判的,她怎会敌得过那只老狐狸,我早该想到会有这番遭遇,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702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212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591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688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7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760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72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4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