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vung trom com,新手必看

“嫂嫂...呜呜...对不起..都怪杉杉手太笨了.杉杉不是故意的”顾杉眼圈立马红了,泪水像决堤的洪水般涌了出来.不是想陷害我么,哼...先发制人. “贱人.你就是故意的”尖叫一声,罗芸扬起双手就向着顾杉脸上挥过去... 半途被顾落尘大手握住了...“够了...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怪得了谁,不要像个泼妇一样,只会让人觉得反感”顾落尘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 “哥哥,不是嫂嫂的错,是杉杉不小心”少女低声抽泣...脸上犹挂着未干的泪痕. 顾落尘放开罗芸的手,走过去把顾杉拉到怀里轻声安慰. “顾落尘,你很好,居然为了这个贱人呵斥我,你就等着公司董事会的批斗吧”罗芸说完,等着看男人求饶的表情,可是男人对她视而不见,轻声安慰(换妻体验)着怀里的贱女人 罗芸转身就跑出门,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她要回家找爸爸,等着顾落尘上门求她回去. “哥..哥,嗝...杉杉是..不是很笨”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顾杉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唇瓣,想竭力制止抽泣。

   顾落尘大手放在她圆润的肩膀,他微俯下身,两人面对面。

  看到顾杉紧紧咬着唇瓣,粉嫩的嘴唇上面带着血丝,他伸出白净的手,拿拇指轻轻磨着顾杉的小嘴 “妹妹不哭,我的妹妹最聪明了,一点都不笨.哥哥刚才看到了,不是你的错,是你嫂嫂自己不小心的,不哭嗯,乖...”男人一脸的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妹妹啊...还是那么善良呢.明明不是自己做错.还要揽在自己身上.真是让人疼到骨子里. “真的?杉杉真的没有做错?”顾杉停止哭泣,带着水光的双眸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 “真的,哥哥何时骗过妹妹”顾落尘双目真诚的看着少女 顾杉破涕为笑,眉眼弯弯,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满面的小脸,慢慢的怂下来.此刻布满了担忧“哥哥...嫂嫂刚才跑出去了,哥哥去哄哄嫂子好不好”顾杉一脸乞求的看着顾落尘 “没事嗯.她每次生气都是跑回娘家,过几天就回来了,不用担心,况且这次是你嫂嫂做得不对,我们别管她了噢,小公主,快去洗把脸,看看都变成丑猫猫了”顾落尘带着些嘲笑的声音,一脸溺宠的看着顾杉 顾杉跺跺脚,那可爱的小嘴嘟起.瞪了顾落尘一眼“哼...哥哥.讨厌...”转过身后脑上的马尾随着她轻轻的一转身,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好看的弧线.扫过顾落尘的鼻子,嘴巴.顾杉踩着小碎步,噔噔的跑上楼了 顾落尘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摸摸鼻子还有嘴巴,唔.妹妹的头发真柔软,和男人一点都不一样。

  还有一股迷人的洗发水香味.

果然...这个不是梦么?孽徒悔婚后我渣了他51呀,今天秋高气爽的,我们吃烧烤咋样?俺老刘可是好久没吃了呢,哎呀~好吧,回归正题,就是哥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意志力下降了,她们对哥哥我的进攻,哥哥我丝毫没有防备啊——就像是在招呼一只猫。

  我吃了小莹的乳液迦干图将军,远古森林中所有穴居人的统领。

  怪不得在她结婚前,他会那么烦躁。

  琴里小姐……痛……!我发出了一丝带有哭意的呻吟。

  切!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不就……孽徒悔婚后我渣了他51不过这种亲密,也只有在那时候而言。

  分针指向了4,传达着上课了这个恐怖消息的欢快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君泽月观赏着周围的景色,不禁暗叹这紫罗兰高中着实不凡,从这恢弘大气的校园布局就得窥见一二。

  他指了指我身后的电脑,微微一笑,我突然想起林虎似乎是在第一章也这么说过自己的样子……孽徒悔婚后我渣了他51从天还没亮到现在,已经有五个小时了,小光娘俩吃过饭后都没有上厕所,小光首先(大炕上性经历)被自己的尿意控制了,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梦游似的向厕所飘去。

  这些信息一条一条看完,时间已经到了该下车的时候,走在路上的时候,白成化眉头紧锁,她最后那一句我会来找你的一直让他的心底有些不安。

  你不会是打算抢男人吧,人家有女朋友了哦。

  照片里的我冲着镜头伸出自己的拳头,眼睛中满是期待与紧张。

  虽然这只是一场奇奇怪怪的梦,但我仿佛真实经历过这件事。

  结衣弯腰蹲下把口袋撕开的鱼干挤到早已准备好的猫食盆里,然后又变魔术似的顺手又从包包里掏出两个特质的大香肠,挥着手招呼远处在门口露出半个头的酥饼。

  世界影影绰绰:小号求师傅,求带眯眼微笑花山院终于清醒了过来但是,我吃了小莹的乳液但是奇力亚并没有反应。

  不是选定我们学校了吗?为什么要复赛?孽徒悔婚后我渣了他51血……人类的血,只不过巴拉姆有点不温柔,它会把尸体都一并吞噬的,和名校出生的她不同,这名男生只有中专的文平,不过,这个男生这服装方面有很大的才华,他画的服装设计图深深地吸引了童轻的注意力。

  林煜到食堂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南谣对着安博裕坐着,安博裕说完,南谣还应和着,时不时被安博裕的话逗得,差点噎住,安博裕赶忙把水递给她……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又扭头看向江翊羽江少,我家宣宣就麻烦你照顾了。

  宁昔看到突然有这么多男生对着她发表爱的发言,本就羞红的脸更加的红润,小脑袋微微低垂,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眼里甚至是开始弥漫起了水雾。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

  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

  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

  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

  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

  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

  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

  “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

  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是我有点饿了。

  ”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

  “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来!咕噜!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

  细细一看!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

  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

  “阿正……”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

  “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

  ”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

  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哪里?”“往下一点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

  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是这里吗?”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

  “嗯。

  ”林子惠微微点头。

  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

  “继续,继续……”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

  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

  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陈正脑袋一片空白,立马低头,一阵狂吸。

  可正在这时。

  哇哇!旁边传来宝宝的哭闹声。

  林子惠这才猛然惊醒,想着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个男人,可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啊,不然不光对不起自己老公,也无法做人了哟!“行了,到此为止吧,谢谢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裤子,抱着宝宝,狼狈的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陈正一脸懵逼,欲哭无泪,刚提上的兴致,这就结束了?身下早已火热,涨得难受,却中途被暂停了,这种滋味亏了真是折磨啊!陈正长叹一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阵,可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肤。

  一想到这,异常难受,压抑,甚至有点微微泛疼。

  他想去冲洗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

  刚到院子里,突然听见一阵迷人的嗓音,从偏房传出。

  仔细一看,竟发现偏房里,嫂子闭着眼,打了一盆热水,俏脸红润,用毛巾磨蹭着身子。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

  ”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6785.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420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437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211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14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493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40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e.aspx?1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