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hotsee,新手必看

  前年春节后,老袁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我本是陪姐姐去新洲参加相亲会,在旁边看热闹的我,遇到了和我一样也在看热闹的男人老袁。

  帅气的脸庞、中长款的毛呢外套,老袁的样子让我心动。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他面前说,能不能认识一下啊?老袁转过脸来,很认真地看了看我,有点犹豫地说,当然可以了!老袁比我大14岁,当时听到他说自己的年龄时,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后来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道他没骗我,只是他的童颜不输林志颖。

    几次相处后,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老袁。

  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大叔”,从他的眼里也能看出他对我的喜欢。

  然而,我父母却强烈反对。

  爸爸说我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和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人一起生活,以后会有矛盾的。

  正在热恋中的我根本听不进去,“跟谁结婚都得有矛盾不是吗?你和我妈不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吗?”爸爸被我说得接不上话,但他依旧是不同意。

  妈妈说老袁有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后妈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

  我告诉妈妈,老袁的女儿随她奶奶一起生活。

    倔强的我听不进父母的话,很快与老袁同居了。

  并且我直接、间接地把我和老袁同居的事告诉了七大姑八大姨。

  爸妈最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我和老袁。

    我们结婚了,但生活并不浪漫美好  我和老袁从认识到结婚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

    我们把家安在我上班的公司旁边,我上下班走路几分钟即到,而老袁上班开车要四五十分钟,塞车更是要一个多小时。

  婚后,我怕老袁太辛苦,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包了。

  一段时间下来,老袁养成了习惯,他骨子里也觉得做家务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

  后来,周末我身体不舒服时,偶尔叫他做点家务他也不愿意,说自己有工作然后就躲进书房了。

  其实,有几次我进去,都看见他是在和他女儿聊天。

     接下来的日子,跟大多夫妻一样,我们开始有了争吵,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吵小闹,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虽然爸妈无奈地同意了我和老袁的婚事,但我们结婚后,他们从来没给过老袁笑脸。

  老袁是个要面子的人,几次之后,爸妈的态度,让他再不愿意跟着我回家了。

  一方是养育我的爸妈,一方是我爱的老公,老袁和爸妈较着劲,我夹在中间难受极了。

  久而久之,我觉得婚姻并没有我早先想的那么简单,原来我不在乎的许多东西,时间长了后我却在乎起来。

    前年年底,老袁说想买套房子,我非常高兴。

  在登记房产时,房产证上写的竟是他女儿的名字。

  我说我以为你是买给我的。

  “写女儿的名字和买给我们的不一样吗?”他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房产证名字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觉得他变了,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伟大。

    去年夏天,我怀孕了,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被这个小家伙给挤走了,我想要为老袁生下我们爱的结晶。

  但老袁得知我怀孕后,他的表情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他说他年龄大了,平时还总吃药,孩子会不会健康,还说就算孩子是健康的,按年龄推算,等孩子上大学时他都六十了,孩子结婚时他都不一定能看到了,孩子会生活得很苦等等。

  我听出来了,他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当我说那我打掉时,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说会对我加倍好。

  我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三天后我就照常去上班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做人流了。

  我觉得好丢脸。

    人流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的这段婚姻真是悲哀透了。

  好朋友说我这样的想法对今后的生活很不利。

  我静下心来,脑子里都是当年父母反对我们时说的话。

    在这个家,我倒象个外人  老袁并没有因为我做了人流手术就分担一点点家务。

  炒好的菜让他端到桌上他都不愿意,毫不夸张地说,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伺候老袁一个人已经让我精疲力尽。

  去年春节前,他的女儿过来后,我更是彻头彻尾地变成他们父女呼来喝去的保姆了。

     老袁的女儿(少儿益智故事)只比我小十岁,她看我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时不时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目光。

  她连声“阿姨”都不叫,总是用“喂”,或者“哎”和“那个谁”呼唤我。

  这个孩子很厉害,无论老袁在不在家,她从不说话阴阳怪气的,也从不摔摔打打的给我脸色看。

  她只是不搭理我,就像对待家里的保姆一样,温柔地对我笑,让我挑不出她一丁点的毛病。

  我曾问老袁,孩子什么时候回她奶奶身边,老袁立即不高兴了,“孩子在这多好啊,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  老袁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儿,以前我们出去逛街他会给我看衣服。

  他女儿回来后,每次一起逛街,他都是大包小包地买给他女儿,偶尔给我买一件,也是老气横秋的过时款。

  周末时,他会带女儿出去玩,只丢给我一句“今天你找朋友玩吧。

  ”我要是表现出不高兴,他就会说我没有做妈妈的样子什么的,我知道我在老袁心中彻底没有地位了。

    虽然不舒服,但习惯后,甚至麻木后,也就过去了。

  我最难过的是,几乎所有的外人都认为我嫁给他,是看上了他的财产。

  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年纪轻轻的美貌女子嫁给一个大自己14岁的男人,一定图的是他的财产。

    渐渐的,对老袁无能为力后,我开始逃避,下班我总是往新洲跑,回父母家去,不用找任何理由就回去。

  父母也慢慢发觉我的婚姻出了问题,最近回去,他们总会问我和老袁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婚姻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老袁没有吵架,和他的女儿没有冲突,可我就是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我回去就像是去陌生人家里串门,没有一丝的温暖。

    “五一”假期,老袁带着女儿出去玩了,我辞了工作,回到父母家,一直住到现在。

  老袁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我回家不,我说不回,他也不再说什么。

  实际上,只要他说“回家吧”,我一定会回去的。

  我们每次的对话都是 “今天回家吗?”“不回”“啊。

  ”我以为我的冷淡会让老袁意识到我的存在,没想到他的态度仍旧是不在乎。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394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102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228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150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538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325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6548.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7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