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artoon incest porn,新手必看

婚外恋中,总有女人会说:不想结束这种纠结的感情,但我离开他或他离开我就会崩溃,怎么办?这种逻辑实在过于荒谬。

  凭什么认为离开后你们会有一个人要崩溃呢?不会,绝对不会。

  即便你离开了他,永远走出了他的生活,对他而言,也只是暂时性的心理失落(左手握右手)和疼痛,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他会慢慢把你掩埋到记忆的最底层,只在偶尔闲暇时回味把玩当年和你的恋爱滋味,大多数人的婚外恋,都是这样的结局:该过的日子照过,没有谁会为谁终身守节。

  女人永远的爱好是比较,情人与老公,日日不停的在他们身上找寻优缺点。

  而最终的结果永远是:老公不堪一击! 实际上,不管多么优秀的男人,一起生活过几年,新鲜感和神秘感慢慢消磨殆尽,剩下的都是些令你不满足的缺点。

  恋爱时,所有恋人只看到对方的优点,婚姻中,所有的夫妻看到的都只是对方身上的缺点。

  即便女人冲破重重难关,离了婚,和情人开始了新生活,那也未必不是下一次“不幸婚姻”的开始,因为所有人都有一颗不满足的心,这才是婚姻不幸福的症结所在。

   所以,人们总是把恋爱说成“谈恋爱”,而把婚外恋说成“玩婚外恋”,一个字参破个中真意。

  婚外恋,说到底也只是一场游戏,如果你不幸把它当了真,那最终的输家必然是你。

  作为女人,要懂得:对一个已婚男人的承诺,不必看得太重。

  你可以享受那种虚荣心上的满足,但一定不要鲁莽的把它排上今后的人生议事日程!已婚的女人,不该破釜沉舟抛弃一切去换一个未知的答案。

  他能给予你的,你笑纳;他不能给予你的,别强求。

  

 “可以!”我说道,心里却有种怪怪的感觉。

    “谢谢!”  之前如此高冷冷酷的女王,今天居然也会情绪低落到向我寻求帮助,果然,不管一个人如何强大,都有脆弱的一面。

    “那你老公呢?”我知道提这个不合适,不过做了人家小男友,王静可没离婚啊,要是她老公知道我的存在,还不得灭了我。

    “我老公在他的温柔乡里正舒服呢!张全,你既然不愿意辞职,那你就要努力,我会支持你的,让你做慢慢上位,超过我老公!”王静说道。

    “也是做外卖的!”我小心翼翼问道。

    “一个白眼狼而已,现在已经做到了省部经理的位置,我还在市里做。

  要不我之前提拔他,他现在还是个送外卖的!”王静说道,眼中满是怒火。

    原来如此……  不过王静的心态也很奇怪,他老公之前靠她提拔才会爬到那么高的位置,为什么王静现在又要提拔我这么一个送外卖的。

    因为复仇嘛?  女人的报复心,从来都不容小觑。

    “好!”我眼中闪烁着希弈的光芒,这对我来说,可是天大的机遇,从一个小小的外卖员,能够做到经理的位置,能够买的起好房,开得起豪车。

    这才是我的追求。

    有钱了,要什么女人没有,杨蕊儿这样的女人,还不是要低头叫爸爸!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王静靠在沙发上,我将王静抱住,开始亲吻王静,王静将我推开,说道:“今夜不行!”  “为什么?”  “那里不行,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怎么怜香惜玉!”王静白了我一眼,笑道。

    “那就不要了。

  看你笑起来多好看,干嘛非要天天板着脸!”我伸手刮了一下王静的鼻子,说道。

    “这次的事情,你该怎么帮我报仇?”王静问道,帮她报仇才是最重要,这种屈辱,怎么可能轻易就算了。

    “按照你说的那样,先这么做。

  一旦我说了这话,他肯定不敢动你,反而还会寻求你的合作,然后我们在慢慢来!”我说道。

    陈金贵的势力比王静还大,我目前只是一个送外卖,在强大的势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一个笑话。

    当然现在不能急着出手,谁知道王静是不是又来了一出苦肉计,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试探我,视频究竟有没有删除掉。

    “嗯,我累了!一起睡吧!”王静起身进了卫生间,我也跟着进去。

    “啊,疼,不要了,我帮你还不成吗?”王静双手紧紧抓(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住我的手,叫道。

    其实那几夜也没做多少次,关键王静是长时间没做,加上突然又被我要了那么多次,才会……  “这不就行了!乖了!”我笑道。

    王静蹲了下去,不一会王静剧烈咳嗽了几下……  “不准吐出来。

  ”的我将王静拉了起来,笑道。

    “你……”王静不满瞪我我一眼:“简直越来越放肆!”  王静嘴里虽然这么说,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这样就乖了!”我笑道。

    “哼,那你以后得对我好,我以前可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对我老公也是一样的!”王静说道。

    “看来你老公以前挺懦弱,老是被你吼!”我笑道,难怪王静留不住那个男人的心,就算那时候王静位高权重,比她老公工资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可是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还是有的,如果老是被王静各种打击,上位之后,肯定不想理会王静。

    “别提那个白眼狼,实在扫兴!”王静擦了擦嘴角,在浴室里洗了个澡,擦干净之后,我将她抱到卧室睡觉。

    本来这几天想养精蓄锐,可是一看到王静,就完全忍不住想要。

    “把你租的房子退了吧。

  以后下班之后,来这里住就行了。

  我不是每天都会回来!”王静躺在床上,手放在我的胸口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行!”我说道,我之前为了省钱,租在地下室,不仅环境差,潮湿重,房租还特娘的贵,早就想换地方了,可是一套好的套房的价格,却又让我望而生畏。

    即便是住在地下室,我每个月还是存不了多少钱,基本上都花的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剩!  典型的月光族。

    当然我也不认为我这是吃软饭,没骨气,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彻底征服王静,也不知道王静心里究竟怎么想的,我和王静之前,目前还属于互相利用的关系。

    王静想要提拔我,一方面是想巩固自己的势力,在重要的职位上,安排自己的人,经过了第一任白眼狼,现在想提拔我,估计还是想让我做她的垫脚石,让她上位。

  

“老公,我洗好了。

  ”柳倩一边捋了捋乌黑长黑,一边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软高耸露出的风景线引人无限遐思,两条白皙嫩滑的美腿微微打开,手指自我抚摸向下伸进裙内,仿佛要把自己弄软。

  张龙躺床上瞧着咬唇放电的妻子,见有东西顺着女人丰盈Q弹的美腿滑下,他顿时口干舌燥,按压不住腹部窜起的一阵火热,冲过去抱着,两只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低头就噙住柳倩香润的粉舌。

  “嗯……”柳倩不由低吟一声,体内欲望已经完全被激发,妩媚的身躯妖娆地舞动着。

  睡裙很薄,她又没穿内内,摸着就像毫无阻隔一样,只是隐约有些扎手。

  张龙的手指感觉到她反应,身体便像着火一样滚烫,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睡裙,抬起一脚,腰身一挺。

  “噢!”两人同时叹出舒服的声音。

  张龙不给她缓冲的机会,没等她准备好就疯狂运动起来,不时把她的双脚抛离地面,接连的冲撞让柳倩腿都软了,她紧紧抱住张龙才不至于滑到地上,因为用力过度,她的指甲在张龙的后背上抓出了好几道血痕,娇躯随着男人的运作,如海中的小舟般飘摇不定,喘息声加重,竟还敢催促张龙:“老公,快……快点,嗯……”得到女人的鼓励,张龙宛如加满了油的跑车动力十足,每一次动作都搅得柳倩尖叫不已,口水都出来了,两眼迷离,欲仙欲死。

  床板足足摇了大半个小时,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这场纠缠才得以停止。

  “老公,舒服了吗?”柳倩光着身子,香汗淋漓的她仿佛一颗熟透的红苹果,比刚才显得更为诱人,因为她在用嘴帮张龙清理,与张龙对视的眼睛充满了媚诱,那柔软贴在张龙的脚上,触感让人疯狂。

  “舒……舒服,老婆,你的身子就像毒药,让我着迷。

  ”张龙忍不住把她拉上来抱着,把玩着她的柔软,膝盖屈起顶着她底下,享受着扎脚的感觉。

  “那……老公,你想不想玩点更刺激的?”柳倩眨了眨眼睛。

  “什么刺激的?”“就是……”柳倩扭捏着,犹豫老半天,才羞涩的开了口。

  他们夫妻俩从相识到结婚至今,已有七年之久,对彼此的新鲜感已经流失干净,所谓的激情,也终究会变淡。

  几天前,柳倩偶然看到一篇关于交换伴侣的故事。

  对于这种癖好,她心中虽有少许抵触,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柳倩希望尝试一番。

  “不行,那可是身体上的出轨,老婆,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张龙在得知后立刻拒绝。

  柳倩有些闷闷不乐,刚才说“交换”的一刹那,她明明能感觉到张龙那儿起了反应,这说明张龙潜意识里是兴奋的。

  而张龙拒绝的原因,或许是三观比较正,心理上过不了这道坎吧。

  “好了啦老公,我这不也是想着法子给咱们的生活增添点乐趣嘛……”柳倩推开他在自己底下蹭来蹭去的膝盖背过身,无奈的闭眼睡去。

  妻子所提的想法,张龙也没放在心上。

  这件事情便像开玩笑一样,飘飘结束。

  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俩照旧过着公司与家,两点一线的无趣生活。

  直到近些天,张龙发现妻子经常去娱乐场所“应酬”。

  每次都玩到深夜才回家。

  “老公,我出去玩咯,同事们已经在酒吧等着我了。

  ”今天两人吃完晚饭已是晚上八点,柳倩不打算洗簌休息,反而穿上吊带短裙,两条细长迷人的美腿套上肉色丝袜,脚丫踏着细高跟鞋后便扭着肥臀出了家门。

  妻子是公司里的销售部部长,性格热情奔放,出门外交、私下聚会拉拢关系是常事。

  可回想起当初柳倩主动提出的“交换伴侣”,张龙心中充满困惑。

  虽然他拒绝、口头教训了柳倩,但没准并没有浇灭女人内心深处对于生理激情的渴望。

  而且,他看到柳倩出门前,竟换个丁字裤。

  等到深夜凌晨,喝到酩酊大醉的柳倩才回到家。

  张龙抱起妻子曼妙玲珑的身子,轻放在床上后开始仔细打量。

  头发没乱,裙子完好。

  但撩起裙摆后,张龙竟发现她大腿上方的肉色丝袜上开了道口子,虽然不在正中的位置,但也非常接近了。

  张龙皱着眉头去嗅,虽然是妻子熟悉的气息,他还是不能释怀,于是把丝袜拉破,勾开妻子的内内扒开来看。

  表面瞧着挺干净的,拿手指也没弄出什么来,但她(秦桧儿子怎么死的)那有些不对劲,像是出过东西。

  虽然单靠这一点不足以证明什么,但妻子究竟有没有出轨,还真说不准。

  她醉得太死了,被这样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气得张龙把她的腿往两边一分,压上去就疯狂狠剁。

  

  核心提示:当康对我表白的时候,我心中悲欣交集。

  这段时间他对我的关照确实无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确实有些动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这又是一场悲剧,害怕我最终还是会失去他。

  我终于没有给康一个正面回答。

    初恋一朝曲终人散  我和第一任男友童是典型的两小无猜。

  我们是同乡,初中就是同学。

  我们的感情从同学开始,放学一起回家,一起做功课,一起结伴出游。

  高三暑假的散伙饭后,他借酒向我表白了。

  当时年少懵懂,我只觉得的一头小鹿在心里乱撞。

  稀里糊涂地就点了头,然后生涩地接了吻。

    大学我们虽然不同校,但是在同一座城市。

  他家境不错就没有住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一套一室户。

  一开始我只是周末白天去和他一起做饭,继而(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偶然在那里过夜,不过还是他睡客厅。

  大二的时候,我就退掉了宿舍,搬去和他住在了一起。

  我们之间也理所当然偷吃了禁果。

  那时候我们如胶似漆,感情已经很稳定。

  虽然也有争执,但朝夕相处所酝酿出的感情,比多数的校园情侣更像一个小家庭。

  大学毕业后,我们的关系已经得到双方家长的首肯。

  他家给我们买了一套两室户的房子作为婚房。

  因为是他家出全资,所以只写了童的名字。

  对此我也没有太介意,毕竟我们是要结婚的。

  他毕业分配在一个很不错的单位,我也在一所学校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因为他上班离家比较远,所以单位有配宿舍。

  一开始他天天奔波回来陪我。

  我觉得这样他太辛苦,就让他平时别折腾,周末才回来。

  非处之身 未来婆婆让我滚出家门(2/2)  因为我在放暑假,所以婚房的装修基本是我一手操办的。

  一开始,童还每天电话,周末回来和我一起逛建材市场。

  渐渐地,电话越来越少,我打电话他还很不耐烦,周末也有诸多理由不回来了。

  等婚房装修完毕的时候,我觉得他越来越不对劲。

  终于,忍无可忍,我去他单位查岗。

  在同事惊异的注视下,我才知道他已经和他们公司经理的女儿公然出双入对了。

    他痛哭流涕地向我道歉,说他是为了前途被迫无奈。

  我坐在自己一手装修的婚房里,体会到了绝望。

  当时心一下子被掏空了。

  分手后,他承诺卖了房子补偿我一笔钱。

  但他父母不同意。

  为了这件事,我们两家人也闹得很僵。

  总之,我离开他时只带走了自己的拉杆箱。

    前男友的兄弟对我大献殷情  分手那段时间,我状态很差。

  加上工作上的烦心事,我一下子病倒了。

  发烧到41度,如活死人般躺在医院。

  这事我也没敢告诉父母,只想自生自灭。

  这时候,童的朋友康开始对我大献殷勤。

  他们是大学同班同学,亲如兄弟。

  非处之身 未来婆婆让我滚出家门(2/2)  康作为他的兄弟,常常到我们租住的小屋来蹭饭。

  那时候经常是他买菜,我和童做饭,再由他洗碗。

  如果童不在家,康也会来帮我解决问题,比如换灯泡、修理龙头等,然后我们就一起吃饭。

  康就像我们家庭的一份子一样。

    大约是分手以后童告诉了康吧,我生病的时候,康拨通了我的电话。

  听到我有气无力的声音,康立刻赶到了医院。

  在康的悉心照顾下,我恢复了健康。

  出院后,康领着我从一个人租住的廉价屋里搬了出去,换了一间敞亮的房子。

    据他说这间房子是爷爷留给他的,而他则暂时和父母住在一起。

  当我要给他房租的时候,他一口拒绝了。

  我也就没有坚持。

  毕竟,一个人留守异乡,我的经济实力也有限。

  我想,以后会有报答他的机会。

    自从我住在了康的房子里,他就时常来看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陪我。

  就像在童那里一样,我们一起下厨,一起打扫卫生。

  我也怀疑过康是不是在追求我,但我没允许自己深思。

  第一次感情失败给我带来了太大伤害,而且正因为康和童的关系,我想他可能会介意。

  非处之身 未来婆婆让我滚出家门(2/2)  当康对我表白的时候,我心中悲欣交集。

  这段时间他对我的关照确实无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确实有些动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这又是一场悲剧,害怕我最终还是会失去他。

  我终于没有给康一个正面回答。

  在我的沉默与留恋中,康离开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5523.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167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311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88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678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615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131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d.aspx?3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