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k to ero,新手必看

“没有呢。

  ”“嘿嘿,要不要姐姐给你找一个啊。

  ”小琴觉得调侃脸红的吉祥很有意思,继续逗吉祥起来。

  吉祥听着,只是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

  由于路上实在有些不太方便,车子一直在颠簸着,突突突响起来,跟牛犊一样奔着,路实在太烂了。

  而吉祥和小琴两人也是东晃西晃,时不时的碰在一起。

  “哎呀。

  ”突然车子一个颠簸,小琴手一个不稳,摔了出去,直接碰到了吉祥的身子。

  “不好意思啊,没坐稳。

  ”小琴赶紧把她的手缩回去了,可明显可以感受到她缩回去之前,还捏了一下。

  “没,没事。

  ”突然被刺激到了的吉祥也不好意思了,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今天倒还凉快,阴阴的,小琴有意无意的靠着吉祥,还时不时的碰一下吉祥。

  而随着车子的颠簸,渐渐的,小琴的裙子因为车子晃动,摩擦,都缩到了大腿边缘了。

  她却没有拉,而是任由着,尤其看到吉祥眼睛偶尔瞟过,她心里还有点小得意。

  吉祥继续偷偷瞄着小琴,心里也不由的感叹着,小琴的皮肤可真的白啊。

  “听说你们学校里要来个转学生?还是县里的。

  ”小琴突然发问了起来。

  听到这话,吉祥也点点头,不过说道。

  “现在那个转学生还没来,我也不知道。

  ”这也是周倩好几天前说过的,村里的人也都很好奇,因为从来没有人转学到农村来。

  小琴咯咯的笑了起来,整个人都花枝乱颤。

  “我听说县里的女人,保养都很好,不像是我们这种村里人。

  ”“哪里啊,小琴姐你也很好看啊。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安慰了小琴一句。

  “而且小琴姐,你男人不是对你挺好吗?”吉祥有些奇怪的说道,他也见过小琴老公,身强体壮的,经常去隔壁村打鱼,一天弄十多斤,而且也很听小琴的话,据说还跪搓衣板。

  “我那口子,是挺好,但有些地方,也有些不太尽人意啊。

  ”小琴想到自己男人,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她又偷偷瞄了瞄吉祥。

  “啊,什么地方?”吉祥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小琴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问了一句。

  “咦,吉祥你也不小了啊,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小琴充满风情的白了他一眼,小女人味道十足,像是有电流一样,电到了吉祥。

  小琴这么一提醒吉祥,吉祥也马上明白了过来,有些不太好意思。

  “看来你还小,那小琴姐就教教你,要知道男人挣钱功夫虽然重要,可伺候女人的功夫也挺重要的。

  ”小琴像是教导吉祥一下,就直说了,而且本来村里人茶余饭后,就这么些话,有时候口无遮拦起来,比这厉害多了。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小琴说的太露骨,他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吉祥啊,你怎么在学校都不谈恋爱啊,是不是不行?跟我家男人一样?”小琴突然想到一点,大胆的调侃了吉祥起来。

  “啊,我也不知道,而且我家里也穷。

  ”吉祥随口解释了一下,不过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爸妈说他们已经赚了大钱,说不定自己也可以像是别人一样在学校谈恋爱了。

  “那可未必了,你们学生有什么看钱的,只要你让她快乐,人家肯定跟你呀。

  ”小琴性格相当的泼辣,就跟小辣椒似的,她老公那方便不行,更是被她吃得死死的,抬不起头来。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小琴这么大胆,吉祥索性也放开了些,继续聊着,但也是说说村里的一些八卦。

  比如谁家又喊闹离婚了,谁家又跟谁偷情被抓了。

  大概走了不到七八里地,突然轰隆一声,车子停了下来。

  “二麻子,怎么了啊?车子怎么突然给停了呀。

  ”小琴被突然刹车给吓了一跳,有些生气的问道。

  “刹车给断了,还好(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我发现得早,熄了火,我现在马上去村里弄点铁丝来。

  不过这恐怕要等两个小时了。

  ”二麻子也挺无奈,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居然还把刹车弄断了。

  听到二麻子这么说,小琴也有点想骂人,不过看到二麻子那眉毛挤在一起的脸,也懒得骂了,只说了句快去快回。

  听到小琴这么说,二麻子也一溜小跑,准备回去拿铁丝给修好车子。

  而且也算是吉祥倒霉,他们这周围全是荒山,别说人家,连人影都没一个。

  “哎呀,我先去上个厕所。

  ”吉祥突然一阵尿急,准备下车去上个厕所。

  “吉祥你慢点,等等我,我也去,你先扶我下来。

  ”听到吉祥这么说,小琴也想上厕所了,她赶紧叫住吉祥,准备两个人一起去。

  小琴伸出了纤纤玉手,让吉祥扶住她,然后小琴轻轻一跳,准备从车上跳下来。

  不过小琴也没有想到,她跳下来的时候,一个站不稳,直接整个人都掉到了吉祥怀里去。

  这一撞,吉祥也感觉她确实挺玲珑的,小鸟依人,虽然吉祥比她小,但是小琴在吉祥怀里也小的很。

  而且吉祥为了扶住小琴,他一只手还放在了小琴那柔软的臀部,搞得小琴脸色也有些发红,不太好意思。

  “吉祥,可以放手了,我已经站稳了,还准备抱着姐多久呀。

  ”小琴闻到吉祥身上的男人味,身子也有些发软,调侃了吉祥一句。

  “哦哦,小琴姐不好意思,我马上放开。

  ”吉祥听到这么一说,赶紧放开了手。

  “你想我也要上厕所,咱们一起去吧。

  ”小琴她有些害怕,不由得把身子贴近了吉祥一些。

  这也很正常,毕竟在山上,蛇虫什么的都很多,一个女人上去,确实有点危险。

  “那好吧,小琴姐,咱们一起过去。

  ”“你拉着点我,我这是高跟鞋,容易摔倒。

  ”小琴伸出了手,扯着吉祥的衣服,这吉祥一点点的上山去了。

  “我就在这儿了,你别太远,我一个人,挺怕的。

  ”小琴走上山后,指了指一颗树,开口说道。

  “那好,我去那边上厕所。

  ”吉祥点点头,毕竟男女有别,他准备过去一点,离小琴姐远一些。

  不过小琴要让她别走太远,吉祥往其他地方走了几步,大概就几米,这山中又很安静。

  吉祥看着自己的活儿,感觉之前在车上被诱惑的太多,现在很是难受,所以半天尿不出来,只好闭上眼等着恢复。

  不过闭上眼后,吉祥又听到了小琴那边,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一想到一个娇小诱人的少妇在不足五米的地方拉起来裙子,就让吉祥想到自己看过的小电影,吉祥就难受得更厉害了。

  吉祥一直上不出来,也有些烦躁。

  而这个时候,小琴也已经上完了,她拉好了裙子,准备等一下吉祥。

  不过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还碰到了吉祥那里,小琴心里突然一有了去看看的想法,想到就做,她站起来,居然直接往吉祥那边走过去。

  “吉祥你人在哪呢?我有点害怕。

  ”小琴突然假装有些害怕的说道,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吉祥下意识的回过身去。

  而小琴本来就是故意的,吉祥一正对着他,也让她现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吉祥那根男人的玩意。

  看到之后,小琴心里顿时一惊,好家伙,没想只想年龄这么小,居然还有这么有本钱,他以后的女人可有福了。

  

“嫂子,我检查过了。

  你的脏器都很好,肝脏,肾脏,包括卵巢都没什么问题。

  下面我…..我就得检查….检查你的外。

  。

  。

  外生殖器了。

  ”赵本严的话打断了少妇旖旎心思。

  “那….那接着检查吧。

  ”刘鑫月羞得用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脱….脱嫂子你的裤….裤子啦?”赵本严激动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妇含羞地点了点头后,小兽医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双手,轻轻解开美女牛仔短裤上的皮带和纽扣后,又拉住短裤中间的拉锁。

  “哗”的一声,从中拉开,露出里面一条白色的纯棉短裤,赵本严抓住牛仔裤头两侧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从床上翘起屁股,淡蓝色的牛仔短裤顺利从少妇的双腿间被剥离,一双白花花的修长美腿中间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内裤。

  尽管还隔着内裤,刘鑫月的笔直的小腿,丰盈白嫩的大腿,还有那圆滚滚的翘臀都尽收小兽医的眼底。

  “难道这眼前的美女也对我动了情?”想到此处,赵本严不由得食指大动,伸手抓住内裤的边缘,就想作势一拉!“咚咚…..”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了卧室中这对意乱情迷的年轻男女,刘鑫月赶紧坐起来穿上被脱掉的短裤,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才和赵本严慌慌张张地回到客厅问了句:“谁啊?”“是我啊,嫂子!”门外是一个娇媚的女孩声,这声音赵本严也很熟悉。

  这声音是孟晓华,村子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过因为赵本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而小华则顺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广发是叔伯兄妹关系。

  “呦!是晓华妹子啊,你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开房门亲切地和门外的孟晓华打着招呼。

  “是啊嫂子,我这才回家,就来看你来了,半年没见我可想你了嫂子。

  咦?赵兽医,他怎么在这?”晓华拉着鑫月的胳膊亲热地走进客厅却发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点尴尬的赵本严。

  “哦,是这样!刚才嫂子请小赵大夫过来,给咱们家的叫驴看看病。

  看完了,我就请他到屋里喝杯水,这不正好你就来了吗!”鑫月赶忙给这个小姑子解释道。

  “是吗?”孟晓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赵本严。

  “当然是啦!要不你以为呢?”赵本严做贼心虚地说着。

  “哼!”孟晓华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就坐下来和嫂子继续唠起家常。

  “那个…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我把药配齐了给你送过来!”眼见今天的艳遇被这个从小玩伴给弄泡汤了,赵本严意兴阑珊地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想着今天艳遇的赵本严高兴地哼着流行歌曲,并时不时摸一把刚才趁乱被他揣进兜里的黑色蕾丝胸罩。

  虽然在最后时刻被孟晓华那个臭丫头给搅局了,但是小兽医相信刘鑫月这个漂亮的小媳妇肯定还会来找他看病的,那到时候不就又可以…….“嘿嘿……”赵本严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面对手无寸铁花姑娘发出狞笑的坏蛋。

  “赵本严!你给我站住!”忽然之间,一个脆生生的甜美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小兽医转过头,发现刚才搅他好事的孟晓华正一脸怒气地骑着自行车向他冲来!“干什么,干什么?你疯啦?”赵本严连忙闪身让过。

  “吱!”一声自行车的车闸响,孟晓华熟练地把车停住,穿着白纱连衣短裙的一条修长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兽医有点睁不开眼。

  “说!刚才去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晓华不客气地盘问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说了吗,她家叫驴有毛病,配不出种来,叫我去看看!你还冲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哼!是她家叫驴配不出种还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种?你去她家是检查驴还是检查人去了?”孟晓华显然不满意赵本严的答案。

  “你个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呢?什么检查男人配种的?你们大学就教你们这个啊?”小兽医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嫂子他们家因为怀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几次了…..”说到这里孟晓华灵动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在外面说不方便,走!到你那个狗窝再说!”“切…..狗窝你还去。

  ”赵本严小声嘟哝着,不过他从小就怕了这个女汉子属性的玩伴,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孟晓华后面向自己的兽医站走去。

  “哎呀,这可真脏!”兽医站里,孟晓华仔细擦拭着赵本严桌子对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刚才我嫂子都和我说了,我哥和我大伯因为怀孕的事和她吵了几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乱投医找你去给她做身体检查,你小子还不承认呢!”孟晓华一双明亮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赵本严。

  “那…..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见事情败露,小兽医也只好老脸一红默认了此事。

  “我是要问你,我嫂子长得那么漂亮,你有没有在检查身体的时候趁机占她便宜?”孟晓华俏丽一红问出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给你嫂子检查的时候,就像给那些大骡子大马做检查时候一样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我不信,你那么坏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着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你爱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脱了衣服叫我检查一次呗,你看我能不能想着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样?”赵本严眼珠一转,想用激将法把这个难缠的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你…….检查就检查!当心一辈子被我叫狗!”孟晓华霍然站起,被气得小脸通红,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剧烈喘息着。

  “你可别后悔哦!让我检查,就不怕当心羊入虎口哦?”小兽医模仿着电视里的坏人淫笑着说。

  “走!进里屋检查,到时候指不定谁是虎谁是羊呢?”孟晓华的回答让赵本严身上有点发麻,天知道这丫头一年里都在大学里学了些啥?赵本严这个小兽医站就是他住的这两间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间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间,当然如同所有单身光棍的卧室一样,又脏又乱。

  “嗞嗞嗞,说你这是狗窝还不爱听呢!瞧这地方乱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么懒将来怎么找媳妇…….”孟晓华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一边用手把小兽医炕上随处乱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边,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

  “说吧,要怎么检查?本大小姐听你的!”一袭白裙的孟晓华俏生生在炕边一站问道。

  其实这个丫头厉害是厉害了点,但还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脸,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双腿,虽然没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妩媚,但却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纯。

  赵本严记得当年情窦初开时候,趁着一起玩藏猫猫的时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晓华的屁股,结果虽然是被这小丫头举着砖头追他跑了操场两圈,但事后还是把他兴奋地半宿没睡好觉。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丫头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给她检查身体小兽医躁动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乱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检查你倒是说话啊!”看着眼前赵本严一副痴迷的傻样,孟晓华不满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被骂的有些清醒地小兽医不由心中暗叹:长得再好也是个女汉子啊!“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孟晓华踢掉脚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双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顿时引起赵本严的注意。

  “嗯嗯嗯…..我们先从你的脚上开始检查。

  ”小兽医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晓华的一双玉足仔细端详了起来。

  “哎!我又没有脚气,脚有什么好检查的?”孟晓华喊道。

  “你是大夫还是我大夫?怎么检查要听我的!”赵本严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气。

  “大夫?你就是没证的兽医而已!嘶….”孟晓华本想继续骂赵本严的,但是脚底传来的一阵阵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气,就闭口不言了。

  这时小兽医的一双大手已经开始(少妇做爱小说)在孟晓华的小脚上力度适中揉捏了起来。

  虽然隔着丝袜但女孩两只软软的小脚那种徐若无骨的滑腻触感让赵本严的指间感到无比的舒服,心中还在暗暗想着,若是能把这一双小脚夹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赵本严按脚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爷爷留给他那本没有名字的医书里确实传授了许多按摩身体的手法,只是他还很少有机会在人身上尝试而已。

  “嘶…..痛,痛啊轻点……”平躺在炕上的孟晓华突然轻声叫道。

  “痛?我刚才按的是你的太冲穴,你是不是经常有痛经的毛病啊?”小兽医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候是这毛病,咋啦?你还能靠按脚把它按好啊?”尽管是女汉子性格,不过这种私密处的疾病还是让孟晓华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现在也说不准,因为我没给人治过这种病,不过老母猪倒是治好过好几头!”小兽医倒是实话实说。

  “你……你才老母猪呢!”孟晓华气得骂道,不过脚上的麻痛感让她觉得确实很舒服,实在不愿意把脚从赵本严的魔爪里抽回来,只能仍由他处置。

  足足按了十几分钟,小兽医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两只狼爪攀上了孟晓华双腿。

  “嘶……嗯嗯……”感觉到小色狼已经把战线转移,孟晓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别想胡来。

  一开始纤细修长的小腿肌肤是那么紧绷,不过在赵本严十指如同在演奏钢琴般抚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来。

  孟晓华从来没有被哪一个异性如此温存地抚摸和挑逗过,少女那颗充满戒备的心也渐渐开始软化。

  “嗯哦嗯饿…….”在小兽医熟练地按摩手法下,孟晓华居然舒服地发出了重重的鼻音。

  “这小妞子,不会跟她嫂子一样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198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5740.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448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368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254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720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644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5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