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vidios,新手必看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热情中。

  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

  [这一刻我似乎已经感觉林荫那里的炙热,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火热中,下一刻,我感觉到了她真正的火热,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呢?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我真该这样做吗?这一刻,我怎么可能想这么多,我发现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觉。

  然而……叮铃铃!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同时我也发现林荫脸色一腾地一下红了!我急忙起身抱着她,将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张的近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到了餐桌那边,我的手机还在一阵阵叫唤,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

  如果我现在照镜子,一定会看到自己纠结的表情。

  拿起电话一看,我彻底冷静了,电话是徐姐打来的,她是我的部门主管,这批产品出厂后不断出事,这次终于确定没问题了,已经出售一批了,怎么她还要这么晚打电话呢?突然我想起林荫用那我带回来的产品卡住的事情,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起电话后徐姐的吼声传来:“快给我滚过来!这就是你们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吗?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快给我来公司!”我急忙点头说没问题,我这就去,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可是我没什么理由不去,显然,出事了。

  我回头看向林荫,她的脸色还红红的,原本在看着我,见我转头看她,她立刻扭过头去,那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

  我说林荫你洗个澡就早点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荫点点头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拿上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路上,我想到刚刚和林荫那一段时间的迷乱,心还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都会控制不住,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甩甩头,我不在想那么多(俩性故事),将思绪转回手头,徐姐这么生气,那么事情不会小了。

  果然,当我到了公司,我们研发部的人都在,而主管徐敏却不在,同事跟我说徐敏被黄云翔叫道经理室了。

  我听着同事们的交谈也明白出事了,新产品被投诉了,而且还不是少数投诉,这就完全是我们研发部的责任了,想来早就对徐敏有意思却被徐敏一再拒绝的经理黄云翔,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着脸回到了办公区,我们一群人都站了起来。

  徐敏开口说道:“接下来一个月,我会暂时去销售部,研发部有事情给我发邮件。

  ”说完,徐敏看向我,说道:“李成阳,这一个月你跟我一起去销售部,暂时做销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刘敏是个大美人,听说已经四十岁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皱纹,反而将她的青涩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风韵。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脸,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她在公司没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当面拒绝,经理黄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敏要去销售部,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她离开时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释了一下,大体情况就是这次她怀疑不是产品的问题,而是黄云翔对她的刁难,就是想把她挤走。

  毕竟,产品出问题,那么研发部难辞其咎,如果上报到了总公司那边,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个月销售,想跟踪这些消费者的使用态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为什么我也要去呢?我问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个女人怎么拉下脸卖这东西,当然你卖,我跟着你,还有,给你一天假期处理私事,后天去销售部报道,这一个月不准请假。

  ”我就感觉心里一阵无奈,可是再想说话,徐敏已经走进停车场,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马六车尾灯。

  独自走在街道上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不过我倒是觉得徐敏或许是想多了,毕竟,林荫用了那个振动棒就卡住了,说不定真的是产品有问题。

  回到家里看到林荫的房间灯已经关了,我疲惫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点半,想着林荫和莹莹应该早就上学走了,我起床就穿着内裤走出房间了。

  可是当我来到客厅,我一下愣住了,就见莹莹竟然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成阳哥你醒了,我去给你端早餐!”莹莹朝我嫣然一笑,扭着纤腰就走进了厨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急忙回到房间将睡衣穿上,在走出来,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还有一碗绿豆粥,以及两样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来坐在餐桌旁,莹莹也走了过来,她帮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被她这样看着我多少有点不自在,看了一眼没见到林荫,就问她怎么没去学校。

  莹莹说她上午没课,就留下帮我打扫房间了,说今晚林荫还会过来睡。

  她还穿着睡裙,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顿时再次想到昨晚我抱着她,她那副诱人的模样了,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

  莹莹仿若未觉,为我将绿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将上半身都凑过来,说道:“绿豆粥可以去火,成阳哥好像火气很大呀!”我被她调笑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被握住了!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

  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

  我脑袋在外面,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齿偶尔会碰到我,每次都会疼一下,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

  

想起隔壁的那女人,我就感觉刚刚熄灭的火焰又蓬勃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大美女。

  鹅蛋小脸上宛如天仙般的美丽,高冷无比,容光照人,身高一米八,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艳冠群芳,在整个招待所里面都无人能比。

  这女人叫董美玲,是我们宾馆的副总经理。

  苏芸霞忽然说:“小宏叔叔,门外有人敲门,你赶紧出去看看吧。

  ”真的是敲我的门?我连忙站起来一听,还真是敲我的门。

  我害怕了,大脑一瞬间清醒过来。

  我这可是威胁儿童啊。

  苏芸霞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潜意识里,我还是把她当做一个孩子。

  况且不管她年龄达不达标,我都算是强奸啊!强奸加猥亵儿童罪至少得判个十几年吧,再出来名声也毁了。

  我害怕的连忙给苏芸霞穿好衣服,小声的对苏芸霞说:“芸芸,一会儿叔叔去开门,你千万不要把小虫子的事情说出去啊,女孩家家的,要保护好自己。

  ”可能是女性的本能,小芸芸笑嘻嘻的(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点点头,说:“好,芸芸只和叔叔说。

  ”看苏芸霞傻傻的答应,我连忙穿好衣服过去开门。

  “谁啊?忙着呢。

  水费我交了,电费账上不是还有剩的吗?”我一边喊着,一边整理衣服。

  拉开门木门一看,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冰着脸的大美女,不是董美玲还是谁?她皮肤白皙,穿着合身的鸡心领雪纺衫,天鹅般的白皙脖颈挺直,把她美爆的脸庞衬托得极其漂亮,细长笔直的美腿上只穿了一条居家短裙,裹着黑色丝袜。

  她抱着胸,站姿随意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高跟,漂亮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看得要醉了,但心里面也涌出了一股自惭形秽。

  在这样高冷美颜的大美人面前,我算什么啊。

  一想到这大美女每天和各路有钱人出入豪宅,豪华酒店,我就一阵泛酸。

  “你屋里怎么回事?”董美玲斜着眼看我。

  “没什么事情啊。

  ”我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谄媚的露出了笑容。

  董美玲可是招待所的副经理,我哪得罪得起这号人物。

  董美玲忽然指着铁门说:“没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开呢?把门打开,我要进去检查。

  ”检查?我心头一怒,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说起来检查就进来检查,你过不过分?我尴尬且暗怒的看着董美玲,咬着牙说:“董经理,大晚上的,不合适吧?”“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开。

  ”董美玲冰冷的说。

  我很生气,但还是小心的拉开了铁门。

  一进屋子,我每天都收拾一遍的家里的清香味道让董美玲的表情倒是好看了一些。

  “还不错。

  ”董美玲看了看客厅,点评道。

  那是,我好歹也是学过美术的人,审美还能差到哪?被美女夸赞,我有些飘飘欲仙起来。

  侧目看着她美艳的脸庞,我忍不住的想,不会吧,大美女居然和我说话了。

  “那个女孩在哪?”董美玲忽然高傲的扬起脸,如女王般的盯着我。

  女孩?她是说芸芸?我心脏顿时慢了半拍,完蛋,她知道我想猥亵芸芸了?我看着屋里,忽然听到芸芸喊:“叔叔,我胸口还是好疼!”“你个臭流氓!”董美玲怒视我一眼,快步冲向了卧室。

  “我不是…….”我一把手拉住董美玲的粉臂,这女人却盯着我怒道:“你放开,不要拿你的脏爪子碰我。

  ”“我…..”我还没有来得及辩解,这女人居然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虽然力气不大,但我也窝火。

  你算什么东西,就算你是招待所的经理,你也不能在我家里面胡作非为吧?趁我窝火的时候,这女人直接往我家卧室里走。

  我心里急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老苏这辈子的名声就彻底毁坏在这里了?我连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着苏芸霞,问她:“小妹妹你告诉我,那个老混蛋是不是对你下手了?”“什么叫下手?”苏芸霞咬着手指,傻傻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眉头微皱,这姑娘怎么看起来有点傻傻的?“就是…….他是不是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苏芸霞这傻姑娘,别人问什么她都会说,去路边买菜她都能把钱包里的钱都送给别人,董美玲一问,还不是全都露了馅儿?“摸了。

  ”苏芸霞十分肯定的点头。

  我的脸上一白,牙齿都在打颤。

  啪!我还在发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过来。

  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无名的怒火给打了起来。

  我许宏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你凭什么就这么无视我的尊严?脱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辞职!我恨恨的看着董美玲,捏紧了拳头。

  “小宏叔叔!”苏芸霞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了我一巴掌,她赶紧跳下床,跑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哭着脸说:“小宏叔叔,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为什么要打你啊?”“傻孩子,离他远点!他是臭流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报警救你。

  ”董美玲无比厌恶的瞪着我,把苏芸霞拉到了她的身边。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齐。

  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芸芸拉到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靠在一起,简直是无比的养眼。

  我看的有点发愣,董美玲就更加厌恶我了。

  我指着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你猥亵儿童!”董美玲坚定的鄙视我。

  我差点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着狂劲儿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阿姨,猥亵是什么意思啊?”傻姑娘居然还去问猥亵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横了我一眼,扭头性感的撩了一下头发,对苏芸霞说:“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记住以后绝对不要让别人摸你的胸口。

  这是犯法,你去报警,让警察把坏人都抓起来。

  ”苏芸霞傻傻的咬着手指,说:“原来给胸口抹药就是猥亵啊。

  那打针算不算猥亵?哦也,以后医生给我打针,我就报警,让警察把医生全都抓进去!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打针啦。

  ”看着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与董美玲同时的傻眼了。

  我本来以为,这傻姑娘要把我给你害死,谁知道她居然会这么说。

  “小芸芸,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尴尬,我估计这高冷的女人也意识到冤枉我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2521.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6865.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392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284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3133.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3975.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393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c.aspx?5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