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坎 城 走光,新手必看

而且这饮料中勾兑了大量的SSS型苍蝇水,一般下药,只要滴上几滴就可以了,这样的浓度显然是一瓶都放饮料里了,现在柳如眉喝了大半瓶,已经神志不清了。

  这样SSS型的,要是找不到男人解决,身体可是要废掉的。

  贾鱼咬了咬牙,虽然他不愿乘人之危,但要是不帮忙,柳如眉的欲火发泄不掉,会撕烂自己的皮肤,甚至是血肉,那样一个绝世美人就香消玉损了。

  贾鱼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贾鱼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刺啦!柳如眉把最后一件小衣服扯掉,扑倒在贾鱼身上,奋力亲吻着贾鱼,娇躯一个劲的往贾鱼身上贴。

  “大姐!我就带来一件衣服!别扯了,扯坏了我没的换了!大姐你先等一等!”柔软的触感让贾鱼沉沦,但他却努力挣脱出来,掏出砖头一样的手机放好位置,开始录像。

  “救命啊!不好啦!强奸妇男啦!”贾鱼大喊大叫,但很快就被柳如眉势头的压在身下,性感的红唇堵住了他的嘴巴。

  一晚上,基本上没有停歇,直到外面传来了鸡叫声……两人最后停下,柳如眉也瘫软的倒在了贾鱼的怀里,俏美的脸蛋沾染着红晕,极为的诱人。

  贾鱼得空呼出口气,满身被咬的,掐的,一块青一块紫的,不过他整个人像是得到了无线的升华,那种感觉像是羽化成仙最后进入了天堂一般,别提多美妙了。

  呼呼……贾鱼美美的叹了口气,他早就不是初哥了,也是老司机了,但目前为止,经历过的女人只有柳如眉最好。

  主要是在药物的刺激下,能够放得开,给了贾鱼极大的满足。

  又过了两个小时,天光有些大亮了。

  忽的,一阵手机闹铃声响了起来。

  柳如眉睡意惺忪的起身,抓了抓头发,像是在摸索什么,旁边一只手把她的手机递了过去。

  柳如眉接过手机关了闹钟,说道:“谢谢。

  ”不过她刚说完,就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是果着身子,娇躯上还有草莓印,而她回过头,却发现一个男人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并且那男的也是什么都没穿。

  柳如眉愣了三秒钟,接着张开小嘴,发出一声尖叫:“啊……流氓……”“死道破!”贾鱼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咱们俩当中是有个流氓,但不是我,是你。

  ”“去死!”柳如眉直接抓过被单,把自己身子裹住,随后抓起自己的内衣和外罩跑到卫生间,看着大腿和臀部的青紫,气的她牙齿咬的咯咯响。

  尤其是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力至极且极为的酸痛。

  很快穿好衣服,柳如眉从卫生间走出来,见贾鱼也已经穿戴好了,玉手抓过电话,按了110三个键。

  “大姐,你可要想好了!强奸可是要判刑的!”贾鱼抢过电话,着急的说道。

  “废话!我就是要把你送进监狱!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会让法律判你死刑的,判死刑简直太便宜你了,我要判你无期徒刑,让你一生都在监狱中失去自由的煎熬~!”柳如眉恶狠狠地咬着牙,眼角却带着泪痕。

  她的第一次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丢了。

  我擦,这大妞儿还真狠啊!搞得好像法院是她家开的似的,她说判无期就无期?贾鱼一咧嘴:“大姐,你先冷静冷静,既然你也知道,强奸是坐牢,那我就放心了!”“你放心什么?”柳如眉咬牙切齿的问,恨不能把这个仇人嚼成碎渣,这个人渣。

  “我有证据呀。

  ”贾鱼说着把自己的砖头电话拿过来,放出一段视频给柳如眉看。

  只见画面中,她紧紧地抱着贾鱼,一边亲吻还一边撕扯贾鱼的衣服,最后将贾鱼给推倒,又撤掉那碍事的大裤衩,最后骑坐在了贾鱼身上。

  男人‘奋力挣扎’无效,仰头看天,无助的哭诉喊道:“救命啊!强奸妇男了!谁来管一管,谁来救一救我啊,谁要是救我,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许……”接着,他的声音就被强烈的压制下去……而压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红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柳如眉在这二十分钟整个石华了,嘴唇颤抖,脸色苍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贾鱼笑着把视频关掉,因为二十分钟以后,就是他开始主动,反向压制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报警了。

  ”贾鱼把砖头电话揣进了怀里,那意思是保留证据,还煞有其事的问:“柳镇长,你刚才说了,强奸得判无期?”“你……滚开!”柳如眉面色惨白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去,掀开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单,只是现在这雪白的床单上,沾染了两朵梅花图案的血迹。

  “柳镇长,没想到你竟然是……”贾鱼挠挠头,看着那血迹有些尴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头狠狠瞪着他。

  贾鱼还想逗她两句,但见她眼眶湿润起来,晶莹的泪珠滑落。

  贾鱼心里一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真操蛋啊!“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负责还不行么,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柳如眉低头擦干眼泪,面容再次变得冰冷,恢复了冰山女强人的气质,冷声道:“说!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到底怎么回事!”贾鱼简单的把事情陈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细回忆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书记送她回来,好像说给她喝解酒药,接着就要强迫她。

  柳如眉想起来了,不禁一阵悔恨。

  “贾鱼!”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咱们就当没这回事!我不用你负责,而且……”柳如眉一字一顿道:“你也负责不起。

  ”“如眉,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提上内裤就不认人呢!也太绝情了吧!”贾鱼像是吃了大亏一样。

  “你……”柳如眉气的直哆嗦,眼里充满了委屈。

  贾鱼见她又要哭,这大美人一伤心,自己心里都跟着难受,赶紧改口:“好,好,就当不认识。

  ”蹬蹬蹬!忽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柳如眉顿时变了脸色。

  二楼就她跟秘书张宁住,现在又多了个贾鱼,平时也没啥人来,这脚步声显然是张宁来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给贾鱼使了个眼色,两人慌忙收拾起来。

  张宁本来要回自己房间,但见柳如眉的房门开着,就想过来打个招呼。

  一进门,见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贾鱼在她旁边站着,张宁顿时愣住了。

  柳如眉手拨了拨胸前发丝,装着淡定说:“张秘书,早啊。

  ”“哦哦哦,柳镇长早,柳镇长早。

  ”张宁慌忙回应,又奇怪问:“贾书记,你怎么在这里?”“哦,我正在给柳镇长汇报工作,正汇报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页……”贾鱼这话像是提示一样,柳如眉脸腾的就红了,心想怪不得两腿这么痛,原来昨晚这么多次……这个混蛋,简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闭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贾书记,你汇报完了,去忙吧,张秘书,你也去忙吧。

  ”“好的。

  ”张宁应了一声,见贾鱼不动,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随后房门关上……柳如眉两手揉着太阳穴,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

  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来基层工作,希望有些成绩后去打家人亲戚的脸,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虽然女孩儿早晚都要嫁人,但贾鱼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现那半大小子一脸坏笑的脸,随手翻开他的档案。

  贾鱼,男,19岁,家住瀚城桃花沟村,初中毕业(期间休学一年半)。

  看到这,柳如眉差点哭了,一个初中就三年你还休学一年半?这初中文凭是怎么骗到手的?严格的说这家伙连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个小学毕业。

  再往下看,父亲是农民,名叫贾发财、今年被桃花沟村评选为特贫低保户,又是泥草房重点危房户,少数贫困人口扶贫户……“唉……”柳如眉叹了一口香气,不要贾鱼负责还没什么,如果真要这小子负责,捞不着啥,还得倒贴点,看来自己要吃一个哑巴亏了,可恶啊……接着往下看,是说贾鱼两年前出去打工,记录不详,只是说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为瀚城夹皮沟村的村书记。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皱起,一个十九岁,初中没毕业,只有小学文凭的半文盲,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怎么可能就成了村书记了?村书记可是一村之长啊?难道贾鱼家有后台?或者市长不小心掉河里,被贾鱼发现,一通狗刨游过去把市长救了,市长就还他一个人情?柳如眉正思考着,响起了敲门声。

  “谁?”柳如眉冷冷问。

  “如眉,是我,贾鱼啊。

  ”贾鱼笑嘻嘻的把门拉开一条缝,然后挤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柳如眉冷声喝问,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贾鱼。

  “如眉,我来找你有正事。

  ”贾鱼自来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对面,本来想坐在柳如眉旁边的,却见这妞目光不善,随时都有可能咬人,还是坐对面安全一点。

  “贾鱼同志,请你以后叫我柳镇长,不要叫我如眉!再这样,我把你的村支书撤了。

  ”柳如眉冰冷的威胁。

  贾鱼一缩脖子。

  心想这小妞儿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这家伙说撤职就撤自己的职啊。

  “说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儿?”看贾鱼知道怕了,柳如眉这才说道。

  “柳镇长,是这样的,我是为了夹皮沟村贷款修路的事儿,夹皮沟四面丛山峻岭的,山上有许多野菜药材之类的,如果有一条直通县城或者市区的路,这些野味运出去,夹皮沟村,乃至夹皮沟镇都会很快发展起来。

  ”“没钱。

  ”柳如眉合上卷宗,翻了个大白眼。

  提起这事她就来气,要不是因为贷款,她昨天就不会去跟信用社的人喝酒,不喝酒也不会去喝所谓的解酒药,就更不会阴差阳错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给弄没了,让这个混蛋臭小子得了个大便宜,自己吃了个哑巴亏。

  再说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屁孩,跟自己谈什么致富?他能有什么能力?床上能力还……她想到昨天晚上,虽然很痛,但却舒服,不禁心虚的脸红了。

  “没钱?为啥没钱呢?柳镇长,你是一镇之长,应该想办法弄贷款啊,再说昨天晚上我还救了你,也对你有恩啊!”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柳如眉就火了,胸前一起一伏的,像是要炸开一样,两只大眼睛瞪着贾鱼,充满了怒火,咬牙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见柳如眉发飙,贾鱼一溜烟儿跑了,不一会儿又探头进来说:“如眉,要不我去给你买毓敏吧,昨天晚上那么多次,你会不会……”“我不会!”柳如眉气的差点昏过去,上前就把门给锁了。

  贾鱼灰溜溜的跑了,但想了想,还是骑上二八大杠自行车,跑到镇卫生所买了毓敏。

  回来的时候,见柳如眉房间门开了,他探头往里面看,见柳如眉一张冷冰冰的俏脸。

  贾鱼拱拱手进去,把毓敏放在办公桌上,又飞快的跑了,只听身后传来扔东西的声音。

  拍了拍胸口,贾鱼心想自己为啥怕这个女人?是愧疚还是……喜欢上她了?镇党委早上七点半食堂准时开饭,那些基层干部一般都这个点过来蹭饭。

  吃完饭,八点开会,却见张宁过来说:“柳镇长有些不舒服,镇党委李文明书记又不在,所以会议取消。

  ”一听说会议取消,一个个基层干部高兴的不得了,他们巴不得不开会呢,找借口说下乡去了,其实就是回家睡大觉。

  只有贾鱼一个人没走,张宁撩起额前的碎发问:“贾书记,你怎么不回村工作?”昨天是周日,张宁回姑姑家了,现在还有些纳闷,一向冷冰冰的柳镇长用这个小村支书汇报啥工作了。

  张宁冷冰冰的,而且那种中性的打扮,宽松的休闲裤掩盖不住浑圆紧俏的大屁股,看的贾鱼心里直痒痒,嘴上却说:“张秘书,你知道柳镇长电话么?我找她问贷款的事儿。

  ”“你是说你们村的修路贷款吧?早上我听你和柳镇长说这事儿了,我告诉你吧,这事儿你找柳镇长也没用。

  ”“咋没用呢?她是一镇之长,找她没用找谁有用?”张宁冷冷道:“谁管钱你找谁去!比如县里的信用社,昨天柳镇长就为了贷款和信用社的人吃饭,好像贷款也没跑下来,或者你去找李文明书记,毕竟他是镇里的一把手。

  ”话说完张宁直接走人,连个好脸色都不给。

  靠!贾鱼暗骂一声,心想昨天刚把李文明胖揍一顿,找他是不可能了,再说就那种混蛋(两根一起插进去),见一次打一次,可不能去找他。

  那就去找县信用社吧。

  贾鱼骑上摩托,发现小摩托没油了,见一辆不知道谁的二八大杠,便先骑着去买油,刚出大门,就被五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拦住了。

  “哎哎哎,说你呢小比崽子!给我停下!”

李颖今年31岁,身高一米六八,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散在双肩,耳垂晶莹剔透,一双桃花眼妩媚中透着纯情,烈焰红唇微微轻翘、泛着迷人光彩,整个脸蛋儿透露出一股无限的迷人风情。

  李颖不光长得好看,工作能力也是极强,但由于每天沉迷工作,导致她好几年都没谈过男朋友,成了大龄剩女。

  此时正值夏季,今天的李颖下了班,又去超市买了些零食与生活用品。

  外面的气温很高,李颖脚上踩着高跟鞋没走几步,整个人便香汗淋漓,身穿的黄色连衣裙紧紧裹在身上,将前凸后翘的娇躯完美勾勒出来。

  短短的裙纱只遮掩到大腿,一双大长腿腿显露在空气中,极具视觉体验,十分的好看。

  回到家的李颖,早已被热得面色红润,不过当她看到自家客厅的情景后,内心深处更是涌起一阵激动。

  宽敞的客厅内,一位帅气洋溢的小伙子正躺在瑜伽垫上做着仰卧起坐。

  帅小伙儿没穿上衣,结实的臂膀与腹肌在汗水的照耀下显得尤为发亮,配上堪比电视里男明星的颜值,无不让站在门口的李颖心跳加速。

  “小宇,累了就歇会儿,颖姐今天买了你最爱喝的可乐。

  ”盯了好一会儿,李颖才缓过神,她脱了高跟鞋,将刚才在超市购买的东西一同拿了进来。

  小宇是李颖当初在职场某位上司兼闺蜜的儿子,但闺蜜前几年患重病,临走前,将这位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下的儿子托付给李颖照顾。

  小宇长得帅,个也挺高,但他从小体弱多病、智商低下,今年刚满19岁,却始终只有二三年级小朋友一样的智商。

  说难听点,就是个傻大个儿。

  如今小宇没再上学,平常都是一个人呆在家,后来李颖教了他一些健身的运动方法,算是希望对方提高身体素质、增强些免疫力。

  近些年李颖忙于工作,对小宇没有太过注意,今天一看,才发现曾经的傻子已经长得越来越俊俏帅气,身材也变得矫健、魁梧。

  “什么?可乐!颖姐你对我真好!”听到有喜欢的东西,小宇面带兴奋,赶忙起身跑了过去。

  也许是刚才锻炼久了有点渴,小宇打开可乐后喝得很急,导致洒出来不少。

  李颖眼睁睁看着那黑色碳酸液体从小宇嘴角溢出,从颈脖到胸口,最后沿着迷人的肌肉曲线顺流而下。

  “小宇你慢慢喝,颖姐先去洗个澡,然后再做晚饭。

  ”好几年碰过男人的李颖见到这番景象,一张瓜子脸当即变得更为红润,内心甚至激起几分羞涩感。

  而正开心喝着可乐的小宇只是点点头,丝毫没有察觉到刚才李颖跟以往不同的神态,即便他看到了,估计也不懂。

  李颖来到浴室后手握花洒,让热水慢慢滑过自己全身每一处肌肤。

  随着里面的温度逐渐升高,李颖脑里又不由自主得浮现出刚刚小宇的英俊潇洒。

  “真是羞死人了,我怎么能对闺蜜的孩子有那种想法呢……”李颖忍不住楠楠自责起来,可心窝就好像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烧,越烧越旺,烧得整个人陷入魔障一般。

  “小宇……”李颖轻轻哼了出声……虽然平日里李颖废寝忘食的工作,但归根结底是正常女人。

  这些年单身时若有需求的话,她都会看着小电影自己解决。

  即便比不上让男人的伺候,但李颖比较洁身自好,又迟迟找不到心仪的人选,只能先暂时忍忍。

  今天是李颖第一回幻想着别的男人,男主角还是小宇。

  李颖的下意识里非常抵触,奈何刺激感早已彻底麻痹了她的神经。

  “小宇……”李颖脸上洋溢出十足的幸福感,还没彻底缓过神来的她红唇微张,意犹未尽得自言自语。

  这份快乐是李颖这些年来都不曾拥有的。

  但同时让李颖纠结的,是她刚才所产生的幻想。

  如果换成男明星,或者公司里的男同事,李颖都觉得不足为奇。

  但偏偏满脑子是当初闺蜜托付给自己照顾的小宇。

  这使得李颖心头难免一阵愧疚。

  当她努力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犯错的时候,浴室外正巧响起了小宇的询问。

  “颖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在里面喊我的名字。

  ”或许是之前李颖太过投入,声音有点大,引起了外边小宇的注意。

  “哦,颖姐是想让你先去厨房把买来的菜给洗了,等下我好直接炒。

  ”差点被小宇给发现端倪,李颖面红耳赤,迅速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好,我这去洗菜。

  ”小宇思想单纯,听到李颖的吩咐后也没多想,转身就去了厨房。

  听到小宇离开,李颖才开始用浴巾擦拭,穿戴好衣物。

  从浴室出来后,李颖脸上始终带着红霞,直到两人上桌吃饭仍未散去。

  “颖姐,你的脸好红哦。

  ”“红吗?可……可能是天气太热,有点中暑了吧。

  ”李颖做贼心虚,吃饭时全程微微低着头,目光躲藏,不敢与小宇对视。

  “那我先去给颖姐的房间开好空调,等下颖姐吃完饭进去,就特别凉快了。

  ”小宇离开餐桌,去到李颖的房间完成任务后又很快跑了出来。

  “对了颖姐,过几天你买一个奶油蛋糕给我吃好不好?”小宇眯着眼睛一脸微笑,好似在为刚刚的所作所为讨要奖励。

  “行,到时候颖姐买个大的,中午咱们就吃这个。

  ”李颖一口答应,但此时她的注意力并不在买奶油蛋糕上面。

  吃完饭,李颖回到房间、打开电脑。

  她打算再加会儿班,却发现毫无头绪。

  既然没精力工作,李颖索性关灯睡觉,想着那就早点休息。

  但李颖躺床上翻来覆去了近一个小时,仍没有一点睡意。

  她知道自己失眠了。

  过去只要想起小宇,李颖的第一反应是对方傻憨憨的模样。

  可现在却变成了那令她产生兴奋感的肌肉与一张帅气的面孔。

  无法进入梦乡,李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小,小宇……”李颖对小宇好似毫无抵抗力,又是恍惚间的功夫,两条白皙的藕臂便死死抱紧被子。

  体验过后,李颖吐气如兰,这次还没来得及回味,一股强烈的自责感便涌上心头。

  “看来我要么得把注意力从小宇身上挪开,要么赶紧找个男朋友吧。

  ”李颖想着办法,但短时间内找到意中人的概率微乎其微。

  至于把自己对于小宇的关注度降低,接下来的几天里,李颖的确这么做了,与此同时她也在努力克服小宇对自己的吸引。

  但李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自己躲得越远,便会越陷得越深……又是某天深夜,李颖正在电脑桌上敲打着键盘,以往周五晚上,她都会选择通宵加班加点,然后第二天周末好好睡上一觉。

  但随着房间内的灯光瞬间消失、所有电器停止运转–李颖知道,家里面忽然停电了。

  李颖向小区物业的值班人员询问一番,得知对方也在紧急维修,大概两个三小时后便能恢复用电。

  现在正是七八月处于最炎热的季节,没有了电,意味着也就没有了空调。

  之前房间内保留下来的冷气,肯定会在数分钟内消散。

  “颖姐,我好热……”原本小宇已经入睡,没了空调,被热醒的他一脸委屈地跑到李颖的房间。

  “小宇你先回床上躺着吧,小区暂时停了电,颖姐等下在旁边用扇子给你扇风,一样很凉快的。

  ”没了空调,只能用最普通的办法。

  小宇听了李颖的话,乖乖重新躺在床上,李颖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一把扇子后坐在一旁,手上握着的扇子轻轻晃动。

  可室内的温度实在太高,微小的风量压根解决不了问题。

  “好热……”扇子还没摇多久,小宇便眉头紧锁,心情焦躁的他直接褪去了全身的衣物。

  “哎……”李颖顿时一阵错愕,虽然房间里没有灯光、视线一片昏暗,但随着眼睛瞳孔放大,她依旧能够看清楚。

  一瞬间,房间内好似变得更为炙热起来,原本大脑十分清醒的李颖,注意力在被小宇牢牢吸引住过去后,脸蛋开始发烫,娇躯也不受控制的自我扭动着。

  “嗯……”李颖双眼迷离,贝齿咬着下唇,情不自禁的轻哼一声,手上摇摆扇子的动作跟着逐渐变缓。

  这些天,李颖都在自我努力的克制,她选择沉浸于工作,想让公司那堆繁琐的事情来麻痹自己。

  但此刻,李颖内心的抵触情绪瞬间崩塌。

  “颖姐,我还是好热,全身都是汗……”小宇喃喃自语的一句话,让李颖从臆想中惊醒过来。

  “全是汗吗?”李颖长吐一口气,随即油然而生的伸出手,感受着小宇的胸膛。

  小宇确实已经大汗淋漓,全身下上都沾满了汗水。

  不过李颖没有半点嫌弃的意思,对方(是男人就把她搞大)那肌肉饱实的力量,几乎让所有女人爱不释手。

  “小宇,你先等一会儿,颖姐这去拿湿毛巾给你擦擦。

  ”李颖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时刻提起精神。

  室内热气冲天,不光是小宇,李颖的衣物也被香汗所浸透,导致领口重心下坠,使得美好的风景一览无余。

  李颖心情杂乱的来到卫生间,她先用冷水洗了个脸,又马不停蹄地拿着湿毛巾返回。

  看着此时床上毫无遮拦的小宇,李颖屏住呼吸,弯下腰开始擦拭。

  颈脖、锁骨、胸肌、手臂……李颖咬着下唇,她的动作很快,同时也避开了一些特殊部位。

  可毛巾不去碰,眼睛却能看见。

  “我……”单身数年的妖娆女人,还是忍不住伸出了手……“叮……”不巧的是,李颖行动时,小区电力刚好恢复。

  回电后空调发出的刺耳声,让正精神紧绷的李颖全身一颤。

  幸好房间的灯光开关没有打开,此时室内始终是漆黑一片。

  不然李颖得尴尬的无地自容。

  “呼……”缓缓地回过神,李颖长吐一口气后下了床。

  “我刚刚究竟怎么了?怎么就……”李颖懊恼的责问自己,给小宇房间开好空调后,人也羞得迅速逃离了现场。

  睡裙已被汗水浸的不成样子,李颖去到浴室开始冲洗。

  虽然关键时刻清醒下来、停住了手,但内心的期待感并未散去。

  李颖美眸变得通红,脑中再次浮现出小宇的模样。

  “不行,我必须控制住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李颖咬紧牙关,伸出手在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为了不让自己堕落,李颖想用最直接的办法来转移注意力,可是剧烈的疼痛感并没有扑灭李颖体内的火焰。

  李颖没有犹豫,她又立刻将热水器的开关打上。

  无动于衷的用冷水淋了近一个小时,李颖才从瑟瑟发抖的出了浴室。

  “赶快睡觉吧。

  ”吹好头发的李颖躺在床上,她没有盖被子,并且把房间内的空调气温调至最低。

  通过一番痛苦的坚持,她渴望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在充满凉意的环境内的确可以忘乎所以,但睡眠质量非常不好。

  第二天临近中午,李颖从睡梦中醒来。

  她拖着浑浑噩噩的脑袋开始洗漱,不由得回想起昨晚事情的经过,心里面又是一阵尴尬与害羞。

  “对了,前几天小宇说要吃奶油蛋糕,结果给忙忘了,等下就出去买。

  ”清洗完,李颖喝了杯牛奶,便在梳妆台前打扮。

  李颖保养的很好,虽然已经31岁,但脸上完全没有岁月的痕迹。

  极致的容颜,配个淡妆点缀,便是倾国倾城。

  紧接着,李颖从衣柜拿出白衬衫与包臀裙,最后搭上一条黑色丝袜。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4012.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753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686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417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330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223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403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6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