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裸 拍,新手必看

  哥哥别塞好涨好痛 男朋友让我去他家玩 哥哥慢点慢慢痛  二哥喜欢我,本来这是我的私密话,我不该说出来,但现实就是存在。

  一直以来,我们就有激情,确切的说,是二哥不(上门女婿的三姐妹)顾现实的一切,来爱我宠我。

  说起我跟二哥,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

  如果一个男人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还会义无返顾的爱你,相信任何女人也无法拒绝。

    二哥是一个很平常的男人,刚看到他,甚至感觉他粗鲁,因为他过分的讨好,因为总是任性的打嗝,人也长得胖。

  我从来没想过我跟二哥会有这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用二哥的话说,第一次见到我,他就喜欢上了我,后来总是有意无意的挑逗我,我对此无动于衷。

  二嫂外出打工七年了,甚至一直都音信全无,二哥一个人带着读小学的儿子,但二哥很坚强,硬是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说什么呢,怎么说呢?如果一个男人总是有意无意的骚扰你,坐在他的车上去走亲戚,他会跟你说喜欢你,会对你动手动脚;一起做事,他总是趁无人在身边要抱你,在家里,走个路都要躲着走,看到他来你要绕圈圈走;第一次他用自己备好的钥匙趁我午睡时打开我的门,那次他没有得逞。

  也许二哥的大胆老公也有错,那次我跟老公说,逼着老公去讨伐二哥,但一点没有效果。

  后来,老公因为生计去外面打工了,二哥更是任性妄为。

  晚上如果我把门反锁了,他就一直在外面敲门,或者把电断了,或者家里停水了,总之二哥就是千方百计的想得到我,而老公的威力也只有那么大,终于有一天,我累了,我投降了。

  二哥就会用他的摩托车带着我到处跑,对外人说是他的老婆,我们一起疯,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说真的,我和二哥一起做事还真有灵犀,现在才明白。

  其实所有的出轨,对方也有错,如果不是老公不作为,如果不是老公容忍,如果我特别的想做一件事,老公不支持,二哥却出钱又出力的力挺,总是无怨无悔的帮我实现一次又一次的梦想,哪怕这个想法是如此的荒唐,只要我说了,二哥就会去做,感觉中,二哥才是跟我一起追梦的人。

     现在才明白一句话“人要无耻,天下无敌”,当我把结婚证拿到二哥的面前说我和老公领证了,要二哥和我断绝关系,他没有做到。

  当老公从外面打工回来,我把二哥当陌路人,他也不在乎。

  二哥说他会爱我一辈子,他会跟我说情话,有时我问二哥喜欢我哪点,二哥说我勤快,温柔。

  二哥一有机会就问我有没有想他,爱不爱他,而我总是说不知道,我跟老公根本没有这样的话说。

  我跟老公说孩子的作业没做好,家里要买什么东西了,要老公帮我赶鸭子,帮我煮菜,我和老公没有情话,但很实在。

  老公不在家的日子,二哥恨不得天天晚上陪我,陪得我都烦了,累了,陪得我感觉我的晚上时间空间被他绑架了,不住的要求他两三天来一次就好,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

  因为二哥陪在我身边,我根本合不了眼,睡不了觉,总有说不完的话,没话说了,也躁动不安,换谁都受不了。

  而老公在家,天天睡在他身边,哪怕完事了,想多说一句话,他也心不在焉。

  我和老公可以睡一个好觉,可以睡到大天亮,如果我失眠,抱着老公就能睡着。

  老公在家我根本不会想二哥,用我跟二哥的话说,二哥喜欢我,我喜欢老公,但我接受二哥的爱。

  是的,二哥总顾着我的感受,在二哥眼里,我说什么都对,做什么都好,是完美的女神。

  在老公眼里,我是个败家娘们,是个马虎老大,什么都不会做,我感觉我是家里的保姆,但我心甘情愿。

    “我给你时间,给你机会,但谁能还我时间和机会?这四年,他一直默默爱着我。

  他原先也想留在这里工作,但听说我回去考公务员,一点犹豫都没有,就跟着去了。

  我需要一份愿意为我舍弃一切的爱,你能给我吗?你没有,你只想你自己!”  “你凭啥就确认他会为你舍弃一切?”我开始恼怒。

    “他现在的选择就是一种表示!”你也不甘示弱。

    “他只是留在这里的愿望没有我强烈而已,还有,你爱他吗?”我责问着你。

    “爱,我不知道,但起码我不讨厌他。

  而你,你爱我吗?算了,让一起结束吧。

  ”你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坚决,狠狠瞪我一眼,撒腿就跑。

    我呆呆地看着你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心,一点一点被掏空,整个人极度疲惫乏力。

  

整个身子弓了起来,一阵电流感蔓延全省。

  “嗯……”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时,秀眉一松,瘫坐在地。

  “慧心师妹,你在干嘛呢?”不知何时,慧云师姐站在身后,目光惊愕。

  慧心一时语塞,画册掉落在地。

  慧云轻步而去,捡起画册,打开一看,俏脸通红,心跳乱窜。

  她比慧心年长几岁,十四岁被父母抛弃,辛亏被庵主收留,出家为尼,对尘世情爱颇有了解。

  不过这么多年,在庵内潜心修行,无心恋世。

  可刚才看见画中一幕,竟泛起丝丝波澜。

  她快速的将书籍放回原位。

  “师妹,被师傅看见,会严惩,以后不要接触这些,听到没?”慧云严厉苛责。

  “知道了,师姐。

  ”慧心微微点头,咬着贝齿。

  深夜。

  慧心转侧难眠。

  一想起画中场景,暖流横肆。

  “师姐,睡了吗?”慧心戳了戳同床共枕的慧云师姐。

  “怎么了?”“你说男人会是什么样呢?真的有那么恐怖吗?”“师傅都说了,男人都是大老虎,会吃人,你看见要离远一点,知道吗?你以后少在庵内提男人,师傅会生气的”慧云劝慰。

  “噢……”“慧心师妹,早点睡觉噢,不要瞎想,明早还要起早跟师傅念经呢。

  ”慧云说完盖上被单,扭头睡去。

  可慧心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想起那本画册里的内容,她就脸红不已,体内一股股暖流,窜涌而出。

  “好难受……”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探了进去。

  “嗯……”皱眉低鸣。

  慧心感觉手黏糊糊的,不知为何感觉身体似乎少了什么一样,特期待有什么能填满自己。

  于是手的幅度越来越快,与此同时,男人的那里乍现在脑海。

  小尼姑整个人都酥软了……接连数日,慧心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深处,对男人的那种好奇与期待愈加强烈。

  直到一个月后,下山采药。

  本来采药任务是交给慧云师姐,但那几日,她身有不适,其他几个师姐又有任务在身,庵主便将任务交给了年纪最小的慧心。

  临走前,庵主特意交代:“慧心,这是你第一次下山,下山后采完药就回来,切勿久留!”慧心点头,知道师傅言外之意。

  平日师傅特忌讳男人,从小耳濡目染。

  以前在慧心心底,男人真的如同师傅所说,是大老虎会吃人,但自从看了那本画册,慧心开始怀疑了。

  男人,真的是老虎吗?慧心离开尼姑庵,背着竹篮药框,快到山腰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

  情急之下,慧心一路小跑,寻避雨之所,跑了一阵,发现一栋砖房。

  跑到屋檐,敲响了木门。

  不一会儿,门打开,老马身穿宽松裤衩,看着门外站着一个小尼姑,僧服被雨水打湿,胸口深深的V形,轮廓清晰可见。

  雪白的脖颈,头上还戴着尼姑帽,弯弯的柳叶眉,樱桃小嘴巴。

  第一眼,老马就看呆了。

  慧心第一眼看见是个男人,她眼神猛然放光,本能的瞥了一眼他的裤衩,情不自禁的摩擦着双腿。

  一股热潮迎面而来,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结实有力,心底既激动又后怕。

  可外面倾盆大雨,大山深处唯独这一处避雨所。

  她纠结片刻。

  “施主,可否容贫尼避雨一阵。

  ”老马一听,才回神,赶紧招呼迎小尼姑进门,余光一直勾着她傲人的上围。

  老马在这深山之中,已许久没见过如此尤物。

  老马已五十出头,但精力极为充沛,以前他曾是华云寺里的和尚,身怀绝技,但十几年前下山化斋,犯了色戒,逛窑子被警察抓到,拘留数日后,回到寺庙,被方丈严惩!关了禁闭整(啊啊啊好棒)整十年!十年期满,老马依旧忘不了人间烟火,便还了俗。

  本想找个女人度过余生,跑到县城,可年岁已高,又没赚钱的本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寡妇,但哪知道没几日,便跑了,原因老马实在是太强了,她根本受不住老马的折腾。

  这么长时间,老马可压抑死了。

  突然间,来了一个女人,还是个极品尼姑!老马眼珠子放了金光!!!慧心进了门,满脸绯红,眼看自己因为雨水,关键的部位,呈现出来,而这个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一直勾着自己。

  不禁羞躁不已,找了个凳子坐下。

  “敢问小尼如何称呼?”“贫尼法号慧心,施主,您呢?”“我叫马向前,你喊我老马就行,要是亲一点的话,就叫我马叔!”老马心底早就邪火难耐!故意拉近距离,套着热乎。

  慧心俏脸更红了。

  随后老马倒了一杯热水送上,一阵嘘寒问暖。

  慧心懵懂无知,突然觉得师傅原来都是骗自己,男人哪有那么坏,跟老虎一样,这不很温和细心吗?聊了一阵,慧心对老马也放松了警惕。

  老马见时机成熟,“慧心妹子,要不你先去里面洗个澡吧,我刚烧了一锅热水,你看你身上都是水,很然容易感冒。

  ”她穿的僧服比较单薄,加上被雨水浸透,纤薄的衣服贴着肌肤,完美的形状凸显出来。

  那小美臀,一晃一颤的跳动,一双修长笔直的大美腿,即便有僧服遮掩,但依旧美艳动人。

  从背后,老马早已邪念重生,反应十分剧烈。

  他的目光色眯眯的盯着,一股强烈感觉涌上心头。

  “谢谢施主!”慧心有些拘谨,还不好意思改口喊马叔。

  随后,她进了洗澡地方,是砖房的侧房,环境很简陋,摆放着一个大木盆。

  老马热心的帮她倒了一盆热水,弄好后就从侧房离开。

  慧心悄悄关上门,俏脸一阵红润,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脱衣服的时候,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只要想到老马的裤衩,联想起画册里的图,她就开始有点难受

这个时候,在王硕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笑声,这个笑声在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以后,一下子朝着王硕他们面前逼近。

  这一刻,王硕突然愣住了。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他就是将这两个外援给拉过来的家伙,也就是那个有钱的花花公子苏洋。

  苏洋的表情中带着轻微的嘲讽,盯着眼前的王硕还有刘浩两个人看了两眼,突然咳嗽了起来。

  “王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花点儿事情去考虑考虑自己的球队应该怎么样去训练吧,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去看我们。

  ”说着,他甚至在王硕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这种感觉,实在是让王硕很不爽。

  但是,为了能够冷静下来,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苏洋。

  “这里是学校,我们过来参观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刘浩这个时候突然说了一句。

  “要你在这里多嘴!”苏洋瞪了一眼这个家伙,很明显有些不太高兴。

  如果什么都撑不住的话,那么王硕就不会在这里待着了。

  “别这样子,我们只是过来露个脸,如果实在是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直接离开,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产生矛盾。

  ”听到这里,苏洋突然笑了起来。

  “王硕,我就喜欢你们那种让人可以随意欺负的样子。

  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这种下三滥的队伍,能够进入八强,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垃圾队伍,才会被你们给处理掉!”苏洋或许就是这样子,他在说话的时候就是不经过任何一点儿的思考。

  王硕冷哼了一声,对着苏洋看了一眼。

  “怎么,你是不是不服气?”苏洋继续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王硕轻轻笑了起来,抬起自己手上的拳头,一下子对着这个时候的素养面前砸了下去。

  这一拳头,直接让眼前的这个苏洋趴在了地上。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痛苦地看着王硕。

  “王硕,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苏洋站了起来,指着王硕骂道。

  “你是不是不会说过,如果你爹娘是教你这么说话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好好教教你应该怎么说话。

  ”王硕没有半点儿的犹豫,一边冷笑着,一边握着拳头朝着苏洋身边逼近。

  苏洋不管怎么说,也是练过几把手的,虽然只是一些防身的小把戏,但是在对付一般人的时候绝对是绰绰有余。

  “你小子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今天我说什么也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吃了这个亏的苏洋还是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在那里眉头紧锁,直接深吸一口气,一声咆哮过去以后就直接朝着王硕的面前逼近了过来。

  样子似乎有些吓人,而且看起来并不是一般的形态,这个对于要说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会儿,说什么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了!王硕一个转身,躲过苏洋的拳头,然后用力把他的手臂抓住,轻轻一个抬手,没有任何准备的苏洋就再一次被他给摔在了地上。

  看着躺在地上的苏洋,王硕正准备第二次出手的时候,却被刘浩拉住了。

  “兄弟,到这里就行了,我们不过就是过来看看,不要因为这种事情惹上了麻烦。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王硕才将手给松开。

  原本以为,苏洋这一次一定会知道自己是犯错了。

  但是,从他那一副固执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他好像没有放弃。

  “妈的,王硕你今天是认真的是吧,既然是认真的话,我也不跟你客气什么了!”这句话明显有些意思。

  “现在,手头下都是我自己的人,门口那些家伙只要我一个手势。

  就会全部过来手势你个混子!”王硕没有说话。

  他确实是注意到了,门口守着的有几个看起来并不是很正经的家伙。

  但是,即使是这样子,王硕也没有半点儿害怕的地方。

  “现在,你只需要给我跪下,然后给我陈恳地道个歉,这个事情我就不跟你追究,要不然真的是给你好果子吃!”(草船借箭的故事)一句威胁过去以后,苏洋朝着王王硕的身边靠近了一点点。

  这个家伙,在步步紧逼。

  王硕看着他,一双敏锐的眼神好像透露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杀意。

  “行了,你赶紧的,我没有事情在这里陪这里继续瞎折腾!”一句话说到这里,苏洋笑了起来。

  看着这个家伙脸上露出来的笑容,王硕深吸一口气,第三次露出了自己的拳头。

  一下子过去,苏洋的脸上瞬间就挨了一下子。

  “你妈的,你给我等着!”苏洋一个手势,自己的身后突然就开始出现了好几个人。

  那些人似乎早就已经在这里等待好了,所以在看到王硕的时候,并不是特别紧张。

  “这就是你说的那么多人?”想到这里,王硕说了一句。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现在在跟你开玩笑嘛,那些家伙几乎都是混在道上的,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可能会是是被杀死。

  ”王硕只是不想花时间去理会他而已。

  苏洋也不是什么书呆子,还是看出来了王硕在嘲讽自己,这种所谓的嘲讽已经完全满足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了。

  “那随意呗。

  ”王硕冷哼了一声。

  显然,在这个时候,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如果对方已经打算对自己出手或者怎么样的话,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就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怎么了,不说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这里,这个时候的苏洋突然冷哼了一声,然后一下子凑近了王硕的面前,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这个家伙。

  这个表情,实在是有些可怕。

  王硕冷哼一声,直接推开了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缓和了起来。

  他继续在那里注视着,就像是刚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存在的那个关系。

  “我们还是算了吧。

  ”刘浩这个时候拉住了眼前的王硕,在那里对着他提醒道。

  “这个事情不是我们说的算,而是应该看他们怎么想不是吗?”王硕很是平静地说了一句。

  刘浩也是很清楚,王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一直劝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用。

  “可是你这样子做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想到这里,刘浩再次小声说了起来。

  王硕没有说话。

  “臭小子,今天信不信我就要把你给弄死!”说着,这个时候的苏洋直接给了其中两个流氓一个眼神,那几个家伙开始将王硕他们给围了起来。

  在人群中,王硕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的,这个家伙就是之前的时候想要骚扰韩颖的男人。

  “兄弟,真的是没有想到,居然又和你见面了。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个事情貌似还是挺让人觉得惊喜的呢!”那个家伙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王硕愣了几秒钟,然后盯着他看了两眼。

  这个时候,最为需要的就是赶紧将这个事情给处理好,要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不敢,上次确实是吃了亏,但是这一次这么多人,你觉得我还会怕你?”那个流氓冷笑了起来。

  待在一旁的刘浩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个事情的不一般,按照这个情况来说,眼前的王硕确实是有些过于危险了。

  但是,王硕一般还是比较冷静。

  “苏洋,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爽,所以今天我们两个人也直接一点,将这个事情给办好了,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硕冷哼了一声,开始在那里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苏洋知道,这个臭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所以这个时候不给他一点儿下马威,是绝对不行的。

  “别跟他废话了,赶紧给我动手,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给你们担着!”几个流氓听到这里,突然开始冷笑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2986.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134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558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209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679.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2807.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1984.html

https://www.personalised-rubber-wristbands.xyz/twb.aspx?1411.html